利潤縮水下的公募基金年終獎“眾生相”

以往5月底前大部分基金公司發完年終獎,但今年時間有所推遲。

6月12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向行業內20多家基金公司瞭解到,已發年終獎的基金公司不到一半。

多數公募基金還在評估合理的薪酬水平,延遲發放年終獎的基金公司不在少數。

從已發年終獎的基金公司來看,大部分基金公司2023年年終獎下降。

有基金公司人士表示,拿到的年終獎同比降幅超三成,也有基金公司年終獎同比下降40%~50%。但也有個別公司因業務擴張帶來年終獎上升。

“過往一般5月底之前大部分公司會發年終獎,但目前大部分基金公司還沒發去年年終獎。”一位基金公司人士表示。

排排網財富理財師姚旭升也介紹道,“每年4月為基金公司發放年終獎時間,根據市場信息得知,多數公募基金還在評估合理的薪酬水平,延遲發放年終獎的基金公司不在少數。”

6月12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諮詢了20多家基金公司,超過一半基金公司尚未發2023年年終獎。

對於未發年終獎的原因,有的是沒到發放時間。

一家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公司一般在6月底發年終獎;另一家基金公司表示,公司最近幾年發年終獎時間不太固定,近兩年都在下半年發了。

還有基金人士表示,不知什麼時候發年終獎,遞延了。

未發年終獎的另一大原因是,近期多家公募基金正在面臨全面的審計檢查。

根據調研信息,審計署已經入駐了10多家公募進行現場審計檢查,根據基金公司人士透露,將對所有相關文件材料進行審計,重點關注費用支出等問題。

因故這些基金公司推遲了發年終獎。

傳言頻繁引發市場關注。業內傳言有的基金公司取消了年終獎。包括上海某腰部基金公司和一家萬億頭部公募基金公司,近期據說確定不發年終獎。此外,也有傳言某小微國資基金公司已三年沒發年終獎。

記者採訪的多位還沒領到年終獎的基金公司人士均表示,預計相較往年,2023年年終獎可能會大幅縮水。

記者諮詢的20多家基金公司中,近10家基金公司已發放年終獎。

在基金業內,年終獎是一個敏感話題,基金公司採取“密薪製”,對薪資體系保密,員工之間也不知道彼此薪資水平。

多位基金業內人士透露,基金行業2023年年終獎縮水是一個普遍現象。

“部分基金公司按時發放了年終獎,與往年相比下降的幅度達到了40%~50%。”姚旭升說。

從記者瞭解已發年終獎的基金公司來看,確實不少基金業人士反映2023年年終獎縮水。

一位基金公司人士表示,“我拿到的年終獎相比去年降了超三成。我問了內部幾個相熟的同事,大家普遍都下降了很多。”

上述基金公司人士還表示,“除了年終獎,去年以來我們基礎工資也下調了,普遍降薪。此外,公司還取消全年所有福利,比如以前過節發的粽子、月餅等。”

也有基金公司年終獎目前是一筆糊塗賬。一家大型基金公司人士表示,近期收到了2023年第一筆年終獎,但因為公司對所有員工的年終獎均採取“遞延製”,所以在沒有收到所有年終獎之前,並不清楚比往年是漲,還是跌。

還有基金公司年終獎盲盒開出了驚喜。

一家個人系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去年底就發了去年的年終獎,屬正常水平。這對於普遍降薪的基金行業來說,還不錯。

一家中型基金公司人士表示,“本來大家預期完全沒有年終獎了,都說今年肯定會特別難,但是我們6月份發了,我是後台,年終獎跟去年基本持平。”

不過該人士也表示,基金公司每個崗位年終獎差異挺大,後台人員年終獎整體比較低,此次沒縮水。但也有可能基金經理、高管等年終獎受衝擊。

還有某頭部基金公司近兩年應屆入職銷售員工的薪酬上升,近期不但拿到去年年終獎,同時還有加薪。

不過,多位該公司人士均表示,加薪並非公司普遍情況,降薪才是常態。該公司保護應屆生,因為新人的薪水較低,為了留住近兩年剛培養成才的新人,公司在年終獎等方面給予一定補貼,但並不代表其他老職工也有同樣加薪待遇。

值得一提的是,個別公司因業務擴張帶來2023年年終獎上漲,某中型基金公司去年年終獎比前年多,原因是該公司之前規模較小,去年規模大幅拉升。另一家基金公司2023年年終獎上漲的原因則是寬基管理規模大幅擴張,導致去年利潤和排名飛速上升,去年拿到行業罕見的“潑天富貴”。

一般來說,公募基金經理們的薪酬與規模掛鉤,卻與業績無關。

而近年來,基金規模一直快速發展。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以下簡稱“中基協”)最新數據顯示,截至4月底,公募基金規模首次突破30萬億元大關,創出曆史新高。

然而,去年公募的規模持續增長並沒有增加管理費收入。這與公募規模結構變化有關。

近兩年,資金持續從主動權益基金流向固收基金。自2022年2月以來,混合型基金規模縮水近35%,與之相對,債券型基金規模增長47%,貨幣型基金規模增長34%。

而主動權益基金的管理費收入遠遠高於債券型基金和貨幣型基金。

事實上,2023年基金行業年終獎與當年基金公司收入有關。其中,基金管理費是基金公司主要收入來源。

天相投顧的數據顯示,2023年基金管理費收入下降7.55%。154家基金管理人2023年基金管理費合計收入1333.46億元,同比減少108.97億元,降幅7.55%。

其中,混合型基金2023年管理費收入557.50億元,較2022年縮水約20%。

在管理費大幅下降、股市行情慘淡的背景下,公募基金產品已經連續兩年利潤為負,2023年利潤為-4347.74億元,2022年利潤為-14547.80億元。

根據上市公司2023年年報公佈的旗下基金公司淨利潤統計可見一斑。比如,東證資管2023年淨利縮水高達40.72%,申萬菱信基金、國海富蘭克林基金2023年淨利潤縮水36.27%、28.29%,中海基金2023年淨利潤為負值,-6698.33萬元。

此外,2023年頭部基金公司淨利潤也大多下降,比如易方達基金縮水11.86%,華夏基金縮水1.98%,廣發基金縮水8.93%,彙添富基金縮水32.39%,工銀瑞信基金縮水27.48%,富國基金縮水12.21%,博時基金縮水11.62%,招商基金縮水3.31%。

影響基金行業年終獎的因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是兩個:一是市場景氣度;二是降費。

“基金行業年終獎本身受行業景氣度影響,近三年股票市場持續低迷,基金行業遇冷,賺錢效應差,加上公募降費的背景,基金行業降薪是客觀存在的趨勢。”格上理財旗下金樟投資研究員王禕表示。

姚旭升也認為,今年基金行業年終獎大幅縮水一方面是由於近兩年A股持續震盪下行,市場賺錢效應弱,管理規模縮水,費率改革等因素影響了基金公司的收入,另一方面也是監管要求基金公司對薪酬制度進行合理化改革的必然結果。

事實上,薪酬制度合理化改革是基金行業近兩年備受矚目的議題。

王禕指出,自2022年以來,監管對於基金公司績效考核和薪酬制度陸續出台了各項政策,嚴禁短期激勵和過度激勵行為,鼓勵著眼長期,薪酬遞延。具體到激勵方案細則,各家基金公司不盡相同。因此,薪酬水平的變動和不同基金公司之間的差異或帶來部分行業人才的流動。

近兩年基金公司薪酬制度改革已啟幕。

自2022年開始,公募基金的薪酬問題被提上規範日程。2022年6月,中基協正式出台“基金管理公司績效考核與薪酬管理”指引,在薪酬結構、薪酬支付、績效考核、薪酬內控管理等方面提出了具體要求,市場稱之為“公募限薪令”。

根據該指引要求,基金公司應當建立實施績效薪酬遞延支付制度,遞延支付期限不少於3年,高級管理人員、基金經理等關鍵崗位人員遞延支付的金額原則上不少於40%。

姚旭升認為,薪酬改革是行業發展的必由之路,目前大多數公募基金是收取管理費按規模考核業績,明星基金經理產品管理規模存量較大,即使產品業績表現不佳也能“旱澇保收”,造成基金賺錢基民不賺錢的不合理現象。

姚旭升指出,薪酬改革應該更注重基金經理的實際業績表現,讓基金經理薪酬制度與產品業績表現掛鉤,鼓勵基金經理髮揮專業能力為投資人持續創造價值,防止明星經理躺在規模上吃老本的情況。

“只有建立科學合理的薪酬制度,才能不斷吸引優秀的專業人才,實現行業的長期健康發展。”姚旭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