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遭遇史上最強內卷! 董明珠一針見血,各家掌門人現場反思 | 能見派

文 | 新浪財經 劉麗麗

光伏“兩會”正在進行。和去年大會相比,光伏產業變化已經兩重天。正如現場某位業界企業家所言,“行業遭遇史上最強內卷,供需嚴重錯配,產業步入冰河期。”

雖然業內企業大都在勒緊褲腰帶降本增效,但大會還是要來露個臉。“如果不來參會,別人還以為企業幹不下去了”,很多業內人這樣說。

一語成讖,真的有企業幹不下去了。

不久前,主辦方就發佈公告稱,蘇州愛康金屬科技有限公司由於公司內部原因決定不參加本次展會。蘇州愛康金屬科技有限公司為A股上市公司浙江愛康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即ST愛康。截至6月11日收盤,ST愛康股票已連續26個跌停,連續15個交易日面值低於1元,幾乎鎖定退市。無量空跌模式讓27.68萬股民被深度套牢。近日它還被爆出總部已無人辦公,多名投資者已發起索賠。

而跨界前來的董明珠,在會上以過來人的口氣,直指問題,不留情面。

“過來人”董小姐指點迷津

在光伏大會開幕式主題論壇環節,珠海格力電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董明珠的發言格外引人關注。雖然起初她自謙地表示,格力進軍光伏產業是因為空調,自己是來學習的,但其後的內容可以說是沒留什麼情面。

“我們往年來開會大家都是有錢人,今天來開會,好像大家都變成了窮人,這話聽起來有點悲傷,”董明珠表示,一個行業一個企業的存在不僅是為了自己賺錢,終極目標是人類美好生活,所以每一個行業體現出來的都是通過技術來實現美好的目標。

她提到了格力電器多年來的成績,“去年最困難,但創造了企業曆史最好的成績,利潤達到了290億,去年一年給國家交了180億的稅,這十年累計給國家1500億的稅收,自己的利潤也超過了2000億,給股民分紅超過了1500億。”

董明珠提到,格力也經曆過困難,光伏經曆的我們都經曆過,“好在我們沒有流淚,流淚沒有用,市場不相信眼淚,只有兩個字‘鬥爭’。跟誰鬥?跟自己鬥!協同發展是必然的,但是鬥爭是更需要的。只有通過競爭不斷地進行技術升級,我們才能把這個市場維護得更好。”

在提到格力此前自主研發洗衣機時,董明珠表示,“你說是不是技術帶來市場?還要競爭從三塊錢的光伏變成現在三毛錢的光伏?因為沒有技術。”“你的技術要做別人沒有而你有,別人有,但你比別人優。”

她也談到了光伏空調,“光伏的能效要提高,以前一平方光伏可能一度電,如果我們今天把一平方光伏能生產十度電,這是一個什麼概念?”

“光伏是有前景的,是有希望的產業,不要說今天變窮人就失去信心,還要繼續擼起袖子加油干。”她強調,製造業不要先考慮賺不賺錢,要先考慮能不能利他。“因為你的技術改變了別人,因為你所有的行為都是利他的行為,別人自然擁護你。”“只要有利他思想我們都能成功。”

對於董明珠的一席話,無錫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董事長武飛表示,光伏行業從投資角度來說是20年前的房產,15年前的家電。

“當時的300家家電品牌洗牌之後就剩下了長虹、海爾、康佳、海信、美的、格蘭仕、格力,所以董大姐的氣勢比光伏界大佬的氣勢足得多,原因是什麼?他們15年前洗牌結束了,她是勝利者。”武飛認為,如果看10年後,當光伏行業洗牌結束時,光伏大佬們的氣勢遠遠比家電強得多。

上能電氣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段育鶴認為,董明珠的自信來自能穿越週期,以及格力去年財報非常亮眼。

企業家們開始一起找問題

“卷是市場常態,但不能贏了面子,輸掉褲子,把行業卷壞,把自己卷死。無底線的降本降價不可取。”對於目前的行業形勢,全球綠色能源理事會主席、亞洲光伏產業協會主席、SNEC光儲氫產業聯盟聯席主席、2024 SNEC PV+國際光伏兩會執行主席朱共山認為,一定要摒棄短視主義,著眼於長遠發展,找到保持合適利潤區間的最大公約數,形成基於“健康默契”的自發調節機制,加快促進產能結構優化,跳出傳統路徑依賴,把控週期,調節週期,利用週期,推動產業高質量發展。

朱共山表示,要出海,只有出海才行。“產能能不能消化好需要時間,解決問題要出去,那就是全球化。”但他強調,全球化要吸取東南亞的教訓,內卷不能捲到全球。

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名譽理事長高紀凡談到,在今年一季度全行業普遍虧損情況下,大家都在反思突破。去年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部分新興行業存在著重複佈局和內卷式競爭,中國光伏正是如此。

高紀凡認為,“主要的原因是企業各自為戰、盲目投資,資本市場過度逐利、推波助瀾,地方政府過度招商、一哄而上,金融機構無序投放、遍地開花。”

他還談道,天合在太陽能電池和組件技術上有一些核心專利,也授權了一些企業,“我們少建產能,他們在我們授權下建一些產能和我們合作,這樣構建創新、知識產權保護和產業合作新的格局,能夠逐漸打破各自為戰,過度投資的狀態。”

隆基綠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鍾寶申認為,行業發展了20幾年,但標準的進步非常慢,“光伏應用場景越來越多,分佈式光伏已經發展這麼大規模了,光伏用於建築領域的標準目前還不成體系”。標準建設已經嚴重滯後於產業發展,對產業發展也是個約束,“也需要整個行業共同努力共同推動,最終使大家能夠在發展過程中保持高質量水平。”

“在全國人大會和這次我都講,作為光伏從業者自己都覺得很慚愧,很多做得確實很難看,和美麗鄉村建設背道而馳,我認為這不可持續,也不長久,這方面需要行業共同努力。”鍾寶申說。

會上,多位光伏企業家都認為,光伏洗牌才剛剛開始,下半年會更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