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家族辦公室淪為“洗錢工具” 新加坡加強家族辦公室信息披露

針對不法分子利用家族辦公室開展洗錢等違規行為,新加坡政府正在重拳出擊從嚴打擊。

媒體報導,3月起,新加坡正加快收緊各種投資機制,要求當地家族辦公室和對衝基金提供更多信息,並進一步關閉“不活躍”的實體。

此前,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證實,將在8月1日前廢除資產不超過2.5億美元的對衝基金的許可制度,以更加嚴格的報告機制“替代”。

記者瞭解到,已有獲得新加坡稅收優惠資質的當地家族辦公室在5月份收到新加坡監管部門下發的新表格,要求這些家族辦公室填寫機構實際控製人、董事、代表和股東等相關信息,且確認這些人從未犯下、被指控定罪洗錢或恐怖主義融資行為;且家族辦公室還需確認其管理的資產不但遵守新加坡金融監管要求,且沒有在全球其他國家地區出現金融違規操作行為。

“此外,新加坡監管部門還要求當地家族辦公室在新表格確認家族辦公室是否在新加坡私人銀行設立賬戶,並提供賬戶最終受益人與相關工作人員的身份與出生國信息等。”一位瞭解新加坡家族辦公室最新監管政策的國內家族辦公室負責人告訴記者。按照要求,新加坡家族辦公室需在6月底前提交新表格。

他直言,新加坡監管部門之所以從嚴瞭解當地家族辦公室運作信息,主要目的是打擊家族辦公室隱藏的洗錢違規行動。

去年8月,新加坡破獲了28億新加坡元洗錢案件。在這起案件里,有涉案人員與獲得稅收優惠的新加坡單一家族辦公室有關,比如一名涉嫌人員曾擔任新加坡家族辦公室Golden Eagle的董事。

這令新加坡監管部門意識到,需加大力度強化針對家族辦公室洗錢風險的監控與防範,無論家族辦公室在新加坡是否獲得稅收優惠,都需採取嚴格的反洗錢監管。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上述28億新加坡元洗錢案件還牽扯多家新加坡銀行機構,如今眾多新加坡銀行如坐針氈,紛紛加強對富豪人群的資產來源合規性與真實身份識別調查。

記者獲悉,已有新加坡銀行機構正採取措施加強員工的反洗錢培訓,要求他們針對持有某些加勒比島、太平洋島國家地區與中小國家“黃金護照”的富豪人群加強資金來源合規性的瞭解;針對這些富豪的資產跨境轉移交易,銀行內部也需加強是否被列入可疑交易的內控審查。

“可以預見的是,未來富豪人群若通過在新加坡設立家族辦公室完成投資移民的難度將進一步加大,流程也會變得漫長。因為富豪人群需先準備齊全資料證明自身資產來源合規性,供新加坡監管部門與當地銀行審查。”上述國內家族辦公室負責人向記者直言。這是否會影響國內超高淨值人群投資移民新加坡的意願,還需觀察。

圖片來源:IC photo圖片來源:IC photo

為了發展家族辦公室產業,近年新加坡政府出台多項扶持措施。

2019年2月,新加坡出台頗受家族辦公室青睞的對衝基金稅收激勵措施。一年後,新加坡又出台針對家族辦公室的第13O條和第13U條稅收豁免計劃更新條款。

這令新加坡家族辦公室數量持續增加。

數據顯示,截至2023年底,約1400家新加坡單一家族辦公室(SFO)獲得稅收優惠,較2022年底同比增長27%。

記者獲悉,單一家族辦公室也成為富豪在新加坡設立家族辦公室的主要選擇。

具體而言,新加坡單一家族辦公室分成兩大架構:一是富豪在新加坡設立控股公司(私人公司或信託均可);二是由控股公司管理兩個實體,分別是持有家族資產的投資基金與作為基金管理人的家族辦公室。

其中,持有家族資產的投資基金可以採取可變資本公司(VCC)形式,要麼持有單一投資組合,要麼作為管理多個子基金的傘式實體,實現投資組合多元化同時,完成家族辦公室與負債的“隔離”。

上述國內家族辦公室負責人向記者透露,VCC作為新加坡在2020年推出的一項創新公司架構,本意是促進家族辦公室採取更靈活的投資架構。但在實際操作環節,家族辦公室相對複雜的投資架構與信息不透明狀況,反而被個別不法分子利用作為洗錢渠道工具。

在上述28億新加坡元洗錢案件里,涉案人員利用家族辦公室管理人員的身份,一面偽造材料“虛構”銀行賬戶資金來源的合規性,一面借助家族辦公室複雜投資流程將資金“洗白”。

“其中,家族辦公室的免稅優惠資質,還能讓這些不法分子隱藏資金洗白痕跡,躲過當地稅務等監管部門對資金流向的跟蹤。”這位國內家族辦公室負責人直言。但是,這些洗錢行為終究難逃新加坡監管部門的“眼睛”。

2021年,新加坡相關部門已發現一些洗錢端倪,比如有人造假文件“虛構”銀行賬戶資金的來源合規性,且相關金融機構也提交可疑交易報告。

2022年,新加坡相關部門通過調查,發現一個相互關聯的、涉嫌洗錢的人員網絡。去年8月,新加坡警方組織了突擊檢查,抓捕相關嫌疑人並破獲了這起28億新加坡元的洗錢案,併發現多名嫌疑人擁有新加坡家族辦公室管理人員或股東身份,令家族辦公室或淪為洗錢渠道工具。

在這位國內家族辦公室負責人看來,如今新加坡相關部門加強對當地家族辦公室的審查——包括要求後者遞交更詳盡的信息,並著手關閉一些不活躍的實體,其主要目的就是防範更多家族辦公室淪為洗錢渠道工具。

一位新加坡家族辦公室人士告訴記者,目前針對新表格的更詳盡信息彙報要求,絕大多數合規運作的當地家族辦公室都能“從容應對”。相比而言,擁有某些加勒比海島、太平洋島國家地區或中小國家“黃金護照”人員作為董事、股東的家族辦公室,可能會面臨更嚴格的家族資產來源合規性調查;此外,若家族辦公室投資不夠活躍且投資方向/投資組合與其他家族辦公室“大不相同”、或相關投資交易未通過銀行賬戶操作,則可能面臨一系列可疑交易的審查。

隨著28億新加坡元洗錢案破獲,新加坡當地銀行也如坐針氈。原因是這起洗錢案也牽扯多家新加坡銀行機構。

一位新加坡當地銀行人士此前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有些不法分子通過偽造文件虛構銀行賬戶資金來源合規性,就能“輕鬆”通過新加坡當地銀行審查,通過家族辦公室投資等行為將資金“洗白”,凸顯這些銀行對家族辦公室資金運作領域的反洗錢風控存在不足。

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在近日完成部分涉案銀行的現場檢查,在檢查結束後,通過向涉案人員提供存款賬戶、貸款和其他金融服務的金融機構,有可能面臨罰款或其他處罰措施。

受此影響,如今新加坡當地銀行紛紛加強針對家族辦公室的資金來源合規性審查與富豪真實身份識別。

上述新加坡當地銀行人士向記者透露,為了避免接觸非法資金流動,越來越多新加坡銀行機構已積極採取措施,對富豪客群與潛在超高淨值客戶進行更嚴格的審查,其中包括加強銀行人員的培訓,讓他們能準確識別各類複雜洗錢手法與不法分子常用的資金性質掩飾技巧;強化銀行對可疑交易的風控力度與報告效率,確保銀行業務“遠離”非法資金流動。

記者獲悉,已有新加坡銀行機構著手對富豪真實身份加強審查。其中,若富豪持有某些加勒比島、太平洋島國家地區與中小國家“黃金護照”,且不大會說英文,銀行將加強這些富豪資金來源合規性的審查,並對其投資交易與資金跨境轉移加大反洗錢風控審核。

此外,部分新加坡銀行機構還對部分富豪投資買賣新加坡高端房地產的資金來源與資金流向加強了跟蹤審核,以防範其中隱藏的洗錢行為。

前述新加坡家族辦公室人士直言,當地銀行這些行為將推動新加坡家族辦公室行業在客戶審查、反洗錢風控等方面進入“嚴格審核”階段,或將促進新加坡家族辦公室產業加快優勝劣汰步伐。

在他看來,未來在客戶審查、反洗錢風控方面不達標的家族辦公室服務機構、金融機構、經紀機構都在逐步退出市場。儘管這在短期內會給新加坡家族辦公室產業發展帶來陣痛,但就中長期而言,它將促進新加坡家族辦公室產業更具操作合規性,反而會吸引更多全球富豪選擇在新加坡設立家族辦公室。

“目前,中國富豪仍計劃在新加坡設立單一家族辦公室落實家族資產全球化配置,我們正建議他們收齊資料先證明財富來源合規性,並清退一些可能會引發洗錢懷疑的‘黃金護照’,再逐步在新加坡設立單一家族辦公室。”這位新加坡家族辦公室人士指出。儘管這些流程相當繁瑣漫長,但對中國富豪而言,合規經營的家族辦公室將省去實際操作環節的諸多額外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