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上班,晚上學藝”,年輕人為什麼搶著上夜校?

撰文/楊一凡  校對/賈寧

社交平台上有兩類內容特別容易受到關注,下班去哪兒?以及週末去哪兒?

最近火爆的“夜校”,則似乎同時踩中了這兩種流量密碼。

夜校一詞上次被人們大範圍討論,可能要追溯到上世紀的工人夜校。

如今,這個頗具曆史感的詞被賦予新的意義。

今年8月,“上海市民藝術夜校”火爆出圈,因為時間友好、地點眾多加上超高性價比的課程,吸引了無數上海年輕人報名,甚至出現65萬人同時線上搶課的熱鬧景象。

▲圖/上海市民夜校▲圖/上海市民夜校

很快,全國各地都按照相似的模式湧現出大批“夜校”,社交媒體上也出現諸多當代年輕人熱衷於“白天上班,晚上學藝”的描述。

▲圖/新浪微博▲圖/新浪微博

面對鋪天蓋地的網絡宣傳,我們不由得心生疑惑,現實中的夜校是否也如網絡上火熱?

夜校如何讓上了一整天班的年輕人重新煥發活力?

對於職場打工人來說,打完下班卡後,才是屬於自己時間真正的開始。

而夜校恰好佔據了這部分自由時間。 

回到整件事情的開端,這一切都始於“上海市民藝術夜校”的秋季報名。 

一方面,上海夜校課程中除了常見的樂器、繪畫藝術課,還加入了藍染、草編、銀飾製作、榫卯技藝等非遺課程。

另一面,夜校授課人也都是相關行業的常年從業者,教師教授或者非遺傳承人。

更為重要的是,相比外面動輒幾百上千元一節課的商業培訓,500元12節的價格可以說極具性價比。

正是這種用“便宜價”上“大師課”的模式讓上海夜校迅速出圈。 

短短幾天后,“夜校”搜索量暴漲980%並以星火燎原之勢席捲各大城市。

▲圖/小紅書▲圖/小紅書

時下流行的夜校,根據組織者不同可以大致分為以下幾個類型:

  • 公益夜校

公益夜校指的是政府向社會力量購買公共文化服務,走紅的上海夜校就是這類。

公開信息顯示,上海市民藝術夜校是上海市文化和旅遊局成立以來的首個上海市為民辦實事項目,主要採用延時開放、公益性收費的模式。

在晚間時段為18-55歲中青年提供文化藝術普及課程的活動。

在北京,也有很多類似的免費藝術課,地點大多集中在社區或者街道辦事處。

授課教師雖然沒有上海夜校那麼大牌,但也是有正規教資的相關院校畢業生。

  • 老年大學 

另一類則是由單位或工會組織的成人大學、職工大學、工會學校,具體可以搜索當地老年大學、工會的官網或公眾號查詢。

▲圖/新京報▲圖/新京報
  • 商業夜校

在上海夜校走紅後,其他城市年輕人也都湧現出旺盛的學習需求。

於是,很多私人培訓機構和藝術培訓中心紛紛推出了自己的“夜校”。

同樣是晚間上課,同樣照搬上海夜校500元12次課的收費模式,類似的模式迅速在全國各地批量複製。

社交軟件上組織者和機構大量發佈內容,招募有需求的年輕人進群,但依舊有人表示,合適距離合適內容的課程依舊一課難求。

▲圖/小紅書▲圖/小紅書

“一下被拉進了好幾個微信群,不是時間不合適就是地點太遠,每天下班後真的很疲憊,如果路途過遠長途跋涉會吃不消。”

在社交媒體上搜索夜校,彈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哪裡有夜校?”

想去夜校的人和機構之間存在天然的信息差,這也催生出很多所謂的個人創業者,這些人通常並不負責授課,主要精力就在拉群和加人上。

小圓本來報名夜校學國畫,在老師推薦下開始兼職幫夜校做中介,因為本身從事運營工作,招募學生的帖子很快被推上熱搜:“我已經連續一週沒睡過好覺 ,手機打招呼的人快爆了,每天加人都加不過來,一週加滿了6個百人群,我們夜校根本容不下這麼多人,只能把群轉給別人代運營。”

▲圖/北京夜校群▲圖/北京夜校群

對於現在的夜校熱潮,她認為:“大城市大家居住地非常分散,中介串聯上下遊非常困難,有場地的沒資質,有老師的又沒場地,現在只能先把人聚集在群裡。”

雖然在做夜校中介,但她並不看好這份工作的未來:“如果還是以現在的模式,並不看好這件事情的未來,機構能教的人數是有上限的,在幾個月之後,就很難帶來更多增量了。”

舞蹈工作室負責人舟舟說:“我們本身也有低價的試課班,現在把夜校當作一種額外的獲客引流方式,現在第一批學員已經上了一個月課,每天加班到很晚,但還是很難盈利。”

柴老師在北京經營一家陶藝工作室,一個月前有自稱夜校中介的人找來,希望和他合作,每人抽取20%的佣金,被他果斷拒絕。

“我們工作室距離市中心較遠,不太適合做夜校,年輕人不可能下班後還有精力乘坐很久地鐵來店裡,如果顧客想體驗並不需要晚上來,如果他想系統學習,可以來上體驗課,我們覺得這才是可持續的。”

在他看來:“目前的夜校中介似乎是一種無本萬利的流量生意,很多時候夜校變成了一種店舖純粹的引流方式,當熱鬧散去,還是要面對基礎的經營問題。上海夜校能做到500塊12節課可能是因為公益性質,如果北京的商家照搬模仿,恐怕很難長久。”

培訓機構希望獲得新的客人到店,而年輕人希望找到合適的夜校培養興趣。

中介的存在看似可以溝通兩端,但目前很多時候依舊是很難匹配資源,目前的夜校似乎進入了一種表面繁榮。

對於想上夜校的人來說,原因是多樣的。 

▲圖/新浪微博▲圖/新浪微博

“夜校也許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非功利性地發展一項興趣。”

“工作壓力很大,需要轉換到另一個興趣里獲得解脫,因為夜校的加入,反而是給工作蓄力,活成了一個活生生的人。”

▲圖/Bilibili▲圖/Bilibili

當代年輕人想要在下班後重構自己的文化生活,培養一門興趣,這樣的需求是真實的。

原本夜校的出現對應著這種需求,但當洪水般的流量湧向夜校,事情的發展開始變得不受控製。

有剛剛參與過夜校的網友表示:“跟風去參加了一節課之後感覺一言難盡,一些機構缺乏標準的課程策劃,授課老師的專業度存在爭議。”

也有人認為這樣的夜校模式其實還是商業機構的獲客行為,收了500元費用之後,課程的請假和換課問題容易產生進一步糾紛。

在社交媒體,我們看到已經有商家表示第一期結束後不會繼續開展第二期,因為店面租金高,夜校難以覆蓋成本。

而一些商業夜校在宣傳語里直接打出了“提升收入”“下班後悄悄超越同事”的口號。

此前,上海夜校負責人曾在接受採訪時曾說:“希望未來在工作場合和家附近增設更多點位,能讓更多人在家的附近上到喜歡的課程。”

也許當這股風潮過去,高質量、有性價比,並且有統一規範的夜校,才能被更好地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