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出版融合發展論壇舉行,學界業界為出版專業建設“把脈問診”

數字化、人工智能背景下要培養什麼樣的出版人才?中國式現代化推進中,出版學科建設要進行怎樣的構築與發展?11月28日,由中國傳媒大學主辦的2023年全國出版融合發展論壇舉行,圍繞“中國式現代化與出版高質量發展”這一主題,來自出版學界與業界的各方專家學者、從業者共同探討,以更好推進新時代宣傳思想文化工作,探索中國式現代化背景下出版高質量發展戰略,並為出版專業建設與發展“把脈問診”。

11月28日,由中國傳媒大學主辦的2023年全國出版融合發展論壇舉行。 供圖/中國傳媒大學11月28日,由中國傳媒大學主辦的2023年全國出版融合發展論壇舉行。 供圖/中國傳媒大學

智慧高教、智慧職教平台最新數據公佈論壇開幕式上,中國傳媒大學校長張樹庭致辭表示,出版工作是社會主義文化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推動出版工作高質量發展是繁榮社會主義文化事業的重要基礎和有力保障。中國傳媒大學早在2000年就開始了編輯出版學的本科專業招生,目前該專業是國家首批一流本科專業建設點。經過二十餘年的深耕,中國傳媒大學已經形成了本碩博貫通的出版學學科專業體系,培養了千名高質量、高素質的出版專業人才,為黨和國家的出版事業發展貢獻了重要的力量。“我們深知,培養面向未來的出版人才,既是時代之需,也是發展之要。”張樹庭表示,中國傳媒大學將與學界業界攜手共進,積極探索建構中國特色出版學自主知識體系的新路徑,深耕細作推動出版學科專業建設和人才培養的高質量發展,為更好地服務文化強國、出版強國建設,源源不斷地貢獻中傳的智慧和力量。中國教育出版傳媒集團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馮雲生致辭表示,面對數字教育、數字出版的發展潮流和現實需要,圍繞學校教學的重點難點問題,集團各企業以高水平的內容編輯、數字編輯和作者隊伍為依託,積極把握教學需求。目前,人教社已經完成了基礎教育全學段、全學科234冊數字教材的研發,累計服務全國二十多個省區市、三千多萬師生。高教社依託自主研發的數字教材編撰工具雲創平台,已經與國內的八十多所高校和職業院校達成了合作,建設完成了兩百多種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的數字教材。“我們已經初步建成了面向基礎教育的人教智慧教學平台、面向高等教育的AI課程實驗空間、素質課程雲平台。”馮雲生說道。據介紹,中教集團各企業持續做好國家智慧高教、智慧職教、中小學智慧教育平台的建設、運行和服務支持工作,努力擴大優質教育資源的覆蓋面和共享範圍。論壇上,馮雲生發佈了智慧高教、智慧職教平台的最新數據,截至目前,國家智慧高教平台累計上線27013門慕課、300個虛擬仿真實驗室,全站累計訪問量超過了750億次,選題選課約5億人次;國家智慧職教累計上線專業教學資源庫1508個,在線精品課和視頻公開課12593門。教材和虛擬訪問資源14668個,累計訪問44.67億人次。教育數字化是全球高等教育趨勢,教師需更新知識結構

今年8月,在中宣部出版局指導下,中國傳媒大學成為全國八所出版學科專業共建高校之一,與中國教育出版傳媒集團共建發展。本次論壇設有三個分論壇,主題分別為“中國式現代化進程中的出版學自主知識體系建構”“教材數字化建設與出版專業教學創新”和“中國式現代化進程中學術期刊編輯出版的創新發展”,來自中國編輯學會、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課程教材與實驗室處、人民教育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等近20位業界學界專家以及《中國社會科學》《現代出版》等十餘位學術期刊編輯、學者參與論壇並作主題發言,為中國式現代化背景下出版高質量發展提供智力支持。其中,中國編輯學會會長郝振省以“從培養目標方面追溯出版學知識體系”為題,對於出版人才的學科建設提出了培養建議,即設置馬克思主義的出版觀、文史哲等學科的簡約型的課程、出版學的理論學術課程和專業學科理論學術課程等,他建議培養中要“理論指導實踐”,設置關於編輯出版業務方面各環節的實踐課,關於某一專業學科的各環節的實踐課、觀摩課等。“重中之重還是理論學術素養,要進行系統的科學的理論知識的教授,根深才能葉茂,理論越紮實發展的後勁越理想,出版專業的高質量發展的勢頭才會久久為功,持久不懈。”郝振省說道。中國傳媒大學出版學院副院長秦瑜明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在中宣部的領導下,出版學界與業界的聯合推動下,出版學科專業共建工作使學科發展提升到了全新的高度。出版行業在新的媒體時代,特別是媒體融合的發展過程中面臨更多的契機和更大的可能性。在教育和科學研究中,要在融合出版、數字出版的領域做更多發力。“此次論壇設置了三項議題,其中對於高等教育來說,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教材的數字化建設,以此來推動出版專業的教學創新。”秦瑜明表示,教材的數字化建設不僅是出版專業教材的數字化建設,高等教育的教材數字化建設實際有更多的空間和可為性。“教育數字化是全球高等教育的一個趨勢,是我國高等教育的戰略之一,也是一項挑戰,對於高校教師來說,這個挑戰不僅是怎麼培養學生,首先是老師如何更新自己的知識結構,並理解數字化的發展。”中國傳媒大學本科生院院長、教材建設中心主任王曉紅接受採訪時表示,當下,教材不再僅是紙質的出版物,而要為學生提供更加豐富的知識鏈接和知識來源,也將倒逼教師思考應教給學生什麼知識,培養什麼樣的人才適應國家的戰略需求,如何適應新技術帶來的挑戰。“我們必須要從學生的價值結構、能力結構還有知識結構來考慮這個問題。此次論壇的重點在於討論人才培養的核心能力問題以及核心知識體系問題,實踐的一個前提是理論學術的創新。因此我們要首先解決老師的觀念問題,以及新時代的技術問題。”王曉紅說道。新京報記者 劉洋

編輯 繆晨霞 校對 付春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