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萬菱信基金董事長陳曉升:基金投資業務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幫助投資者站在買方的角度買基金(附觀點全文)

5月18日,新浪財經2024基金高質量發展大會隆重啟幕!監管層、頂流經濟學家、逾20位公募基金掌門人、近百位基金經理、近30位當紅人氣財經大V相聚鵬城,共話基金行業發展與基金投資新機遇!

本屆基金高質量發展大會主題為“助力新質生產力 共赴高質量發展”。在“新國九條”得引領下,資本市場已成為企業融資和推動經濟轉型的關鍵平台,而新質生產力則是經濟向高質量、高效、公平、可持續和安全發展的核心動力。本屆活動,竇玉明、王凡、齊斌、王一平等資管行業大佬;劉煜輝等頂流經濟學家;郭磊、劉晨明等賣方研究大佬;梁杏、王群航、李文良等投研大咖蒞臨現場,百位重磅嘉賓齊聚,共同見證行業榮譽,共議未來投資風向,思辨如何助力新質生產力!

申萬菱信基金董事長陳曉升出席併發表了主題為“基金業高質量發展的三個挑戰”的演講。他表示,基金投資業務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幫助投資者站在買方的角度買基金。在過去幾年,各種流量推動了投資者在市場高點買入,有什麼樣的人能代表投資者做資產配置、有一個好的解決方案?很多人說選基金很重要,市場上有很多選基金的方法,各種精選、池子,但是他指出最重要的不是選基金,而是配置,尤其是資產的配置,選資產比選基金更為重要。

他認為,要一配置、二選基,再平衡,因為配完基金還要做資產的平衡,這個過程很複雜,希望用數字化的方式,基於數字化的投研體系,開發一個一鍵投資,一個回車給一個組合,真正做到千人千面,通過這樣的方式把資產配置很複雜的基金選擇、資產配置和再平衡的工作用系統解決掉,幫助投資者很好完成財富管理。

以下為演講全文:

謝謝新浪財經的邀請,非常高興有這個機會與各位分享今天的主題,關於新質生產力和基金行業的高質量發展。

經過100年的發展,全球的基金行業進入到一個新的時代,中國的基金行業經過20多年的發展,我想也面臨著一些新的挑戰。剛才王忠民理事長的演講非常精彩,每次都有很大的啟發,我們也在思考,所謂的新質生產力可能有一條主線是數字經濟,我們同事也做好一張很好的圖,在曆史上關於生產要素從小農經濟到工業經濟再到數字經濟,有了數據要素和傳統技術資本、勞動力和土地這幾個要素相結合以後,我們可以發現發生很大的改變,當數據要素和技術結合誕生了人工智能,和勞動力結合誕生了智能機器人,和資本結合有了數字貨幣,和土地結合有了元宇宙。

在數字經濟當中,AI又是推動數字經濟發展新的驅動力,我們可以把有智能化和沒智能化分成兩個模式,在沒有智能化的經濟時代,它是一個舊模式,有智能化的經濟時代是一個新模式,這種新模式的確會把傳統的生活、資源開發、智能製造和服務業全部改寫一遍。當改寫一遍之後發現,回到基金行業,可能AI一個很重要的變化是交易成本極速下降。前兩天ChatGPT-4RO出來以後,你可以發現每個人都可以用到4RO,當交易成本和應用成本極速下降以後,這個世界就平了。可能以往在技術還沒有發展起來的時候,不要說我們運用AI,你想買一個卡都買不起,怎麼用智能?但是這個技術的發展,使得所有東西全部平權,比如說現在我碰到一些問題,我手機裡面裝了三個APP,我同時問這三個機器人,你的資訊完全平權,我們的知識、交易也是平權的,乃至於基金公司想開發一個策略,也可以是平權的。

再說到頭部,今天的大V,每個人都可以找到一個大V,這個大V在我們身邊,只要我們不斷和它交流和訓練,它是最瞭解我的,所以我們財富管理的生態也會改變,對基金行業來說,如何通過行業的數字化和智能化提升整個行業的數字化效率,這是非常必要的一個話題,由此而產生,我們瞭解到目前國內基金行業還有大量的問題,我們有很多掣肘,比如說在基金公司內部人還在找數據,我們都在投很多實體企業,這個公司數字化做得更好,數據在找人,但是我們自身內部是人在找數據,我們很多信息是單機版的,我們的風險管理很多是後置的,由此我們說,怎麼樣推動基金管理、資產管理行業的數字化,毫無疑問,投資管理是一個核心的部分。

但是問題是,投資管理什麼地方在改變?我想有四個改變。

首先,我們所投資的資產端在改變,它在不斷數字化,現在所處的社會、企業、經濟運行的方式、交易的方式都在數字化,所以我們的研究也應該數字化,我們的組合管理也應該數字化,我們的規則也要數字化。

同樣,基金行業要做風險管理,如果風險管理沒有數字化,也適應不了未來的市場。總有一天,中國也一定會有一家管理10萬億美元的資產管理機構,很難想像一個管理10萬億美元的資產管理機構還是現在的作業方式。中國巨大的財富管理市場,那麼多理財顧問,銀行可能加起來全國要有300萬個理財顧問,這300萬個理財顧問的作業方式是傳統的,還是數字化?這也是一個挑戰。

我們看基金行業高質量發展有三個挑戰,第一個挑戰,我們的投資組合管理的理論如何升級?在過去的20多年,基金行業從最早的基本面多投,1997年我參加中國基金行業第一屆高級培訓班,在東莞,當時我們討論了很多問題,也學習很多海外基金管理的經驗。當時的時候我們能做的就是基本面多投,選股擇時。再往後有了股債混合、固收+,但是這幾年固收+很多變成固收-,所以我們要問,未來投資組合管理理論,怎麼樣做好多元資產的配置投資,作為投資組合理論本身有升級的可能和必要,因為我們發現,現在有大數據、機器深度學習、大模型,有動態風險管理的技術,有多目標和約束條件的拓展,有各種複雜的金融產品,有多渠道和負債管理,有開創的環境和全球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影響,所以這種環境下,資產管理行業自身的理論無法升級,就無法適應實踐的需要。

第二個挑戰,作為資產管理機構內部的管理有四個體系,通常我們認為銷售體系、投研體系和內部運行體系很重要,還有一個體系是組織體系,我本人也是書記,書記要管人,這個組織是什麼樣的組織?對於一個企業的發展非常重要,但是銷售體系如何做好?投研體系怎麼做到團隊化、平台化、一體化?內部運行體系怎麼樣做到創新和效率提升?這對於整個行業而言都是非常大的挑戰,沒有四個體系的支撐,我們也無法適應數字化的時代。

申萬菱信過去幾年做了一個事情,儘可能把投研體係數字化,我們把投研管理、風險控製工作搬到平台上,而不是在基金經理個人電腦上,這個數字化的探索也是未來應對市場的變化。

第三個挑戰,資產管理和財富管理如何協同升級。可能放在五年前,很多人對於財富管理和資產管理這兩者的區別都沒有搞明白,但到今天我相信,全市場已經非常清楚,財富管理和資產管理是雙輪驅動的,互相協同發展,但是財富管理怎麼做到財富管理的事情,資產管理怎麼做好資產管理的事情,這需要分工。我到了基金公司以後發現,基金公司在買股票、債券,我們離資產端比較近,賣方的研究所天天在調研寫報告,也比較近,但是作為一般的投資者,大量的人買了一個基金產品,買了一個股票,只是買了一個有價值的憑證,你不知道這張紙背後是什麼,離得非常遠,買了一個基金合同,基金經理到底做了什麼操作,你根本不知道。你買了一個股票,上市公司有什麼變化,你也不知道,這個東西是不是叫投資?當然它是投資,從它的行為本質來說是投資,但是我們作為一個財富管理和資產管理的機構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讓投資者、財富管理機構的投資顧問和銷售能夠更加近的靠近資產端,我們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最有效的方法是數字化,只有數字化才能夠幫助投資者和投資顧問更好地看見資產、經濟和未來,這才是真的投資。

申萬菱信基金通過小程序和各種方式嚐試讓資產端的信息和投資者之間近距離看到,這就是我們想回答的一個問題,我們要解決這些問題,要做一些嚐試,我們知道投資距離資產端很遠,但是我們做投資、財富管理,距離投資本身也有點遠,怎麼樣幫助投資者真正做好財富管理?最重要的環節是配置。

所以在過去幾年,各種流量推動了投資者在市場高點買入,有什麼樣的人能代表投資者做資產配置?又有一個好的解決方案?基金投資業務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幫助投資者站在買方的角度買基金,很多人說選基金很重要,市場上有很多選基金的方法,各種精選、池子,但是我覺得最重要的不是選基金,而是配置,尤其是資產的配置,選資產比選基金更為重要。

申萬菱信認為,要一配置、二選基,再平衡,因為你配完基金還要做資產的平衡,這個過程很複雜,很多大V的朋友也做了很多自己的策略和組合,我們希望用數字化的方式,基於數字化的投研體系,開發一個一鍵投資,一個回車給你一個組合,真正做到千人千面,通過這樣的方式把資產配置很複雜的基金選擇、資產配置和再平衡的工作用系統解決掉,幫助投資者很好完成他的財富管理。

這是我們對於基金行業在新質生產力的環境下所面臨的挑戰和我們的探索,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