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大學生獲救後承諾做誌願者,是種必要的回報 | 新京報評論

▲6月10日淩晨,消防戰士們在靈山纜車平台處找到走失報警的9名大學生,在給他們進行簡單食物補給後,護送他們下山。新京報資料圖

門頭溝作為北京生態涵養區,優美的自然風景正在吸引著越來越多的遊客,但總有驢友因冒險而受困,對當地的幹部和救援者來說,幾乎每週都需要進山救援。據新京報報導,近日,被困野山近7個小時後,9名大學生終於獲救,並表示將會在此後參加誌願者服務,以回報救援人員的付出。

以往,我們似乎看慣了驢友爬野山被困,救援人員緊急施救的新聞。成功獲救後,驢友們也總會表達感謝之情,表示會吸取教訓。此次,獲救人員承諾以參加誌願服務的方式,回報救援人員付出,還真不多見。

其實,這正是當地對“如何讓穿越野山的人們真正吸取教訓”的一次探索。在屬地政府、社會救助力量及當事人共同協商的基礎上,獲救者以承諾參加誌願服務的方式,為自己一時的魯莽和衝動付出“代價”,既能弘揚奉獻、互助的正向社會價值,也能讓獲救者在服務他人中增強公益意識,在日後的工作生活中,注意約束個人行為,儘量不給社會和他人添麻煩。

對陷入困境中的個體進行救援,遵循的是生命至上的理念,為了生命的安全,付出多少都值得。所以每遇求救,救援人員總會不惜代價。此次事件中,接到報警後,消防人員、藍天救援隊、120急救人員,一共30輛車、92個人,在暴雨瓢潑的夜晚,參與救援。

但是,許多危險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在新聞報導中,類似的救援大都發生在禁止遊客穿行的野山或自然保護區。但在現實中,爬野山、走野路,穿越未開放的山林峽穀,卻成了一些驢友追求刺激的玩法。而相應地,遇險係數自然升高,需要屬地救援的情況也越來越多。

類似的救助,多由地方政府承擔所有成本,被救助者獲救後灑脫而去顯然不合適。所以,違規的少數人理應承擔相應的救援成本。但這種成本,若變為“由個人承擔的費用”,又面臨救助費用如何計算、誰來追償等問題,並不好落實。所以,此次讓獲救者承諾從事誌願服務,就不失為一種有益的嚐試。

在服務方式上,並不做限定,城市、山區都可以,捐贈、植樹等都行,這就大大降低了服務門檻,也讓這類項目容易落地踐行。在服務接受度上,則是通過多方協商,鼓勵,而非強製。其實,協商、鼓勵的過程也是對獲救者的提醒、教育,從實行情況看,“被救助者自身也對這種形式很認可。”

總體來看,讓被救助者承諾參加誌願服務,究竟會在多大程度上遏製野遊蔓延亂象、減少驢友遇險頻次,尚待觀察。但是,其背後傳遞的公共成本分擔意識,顯然有利於增強公共資源的使用效率。

接下來,或許還需探討更多辦法,讓違規的驢友在獲救後,承擔更多社會責任。以此提醒更多人,不要將自己輕易置身於危險之中。

撰稿 / 新京報評論員 遲道華

編輯 / 馬小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