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內139名基金經理離任,創近9年同期最高!主動權益類基金占比超三成

基金經理離任潮愈演愈烈,其中不乏公募老將的身影。

澎湃新聞記者據Wind數據統計,截至2024年6月12日(下同),年內基金經理離任數量已達139人次,創近9年來同期最高水平,僅次於2015年同期的149人次,涉及87家公募管理人。

另據Wind數據,近10年同期基金經理離任人數分別為:2023年132人,2022年112人,2021年121人,2020年105人,2019年108人,2018年67人,2017年66人,2016年63人,2015年149人,2014年94人。

具體來看,年初至今,平安基金、大成基金、國聯基金、易方達基金、中歐基金、鵬揚基金、上海國泰君安證券資管、格林基金各有4位基金經理離任;彙添富基金、華夏基金、嘉實基金、博時基金則各有3位基金經理離任。

綜合而言,大型公募基金經理基數較大,基金經理離任人數相對公司基金經理總數來說並不突出;相比之下,中小公募的基金經理流失率則較高,如國聯基金、鵬揚基金、格林基金年初至今各有4位基金經理離任,諾德基金、中科沃土基金也各有2位基金經理離任。

來源:澎湃新聞記者據Wind數據統計來源:澎湃新聞記者據Wind數據統計

澎湃新聞記者觀察到,在離任基金經理中,不乏知名度較高,或是“一拖多”的老牌基金經理。

例如,6月4日,建信基金老將薑鋒因“個人申請離職”卸任旗下多隻基金。此前,由他管理的建信興衡優選一年持有混合、建信鋒睿優選混合等基金已於3月、4月增聘了基金經理。

同日,泰信基金知名基金經理董山青現“清倉式”卸任,因個人原因不再擔任泰信智選成長靈活配置混合、泰信互聯網+主題混合的基金經理。此前5月29日,董山青還卸任了泰信行業精選混合、泰信中證200指數的基金經理。至此,董山青已不再管理任何公募產品,在管規模清零。

值得一提的是,“先增聘、再卸任、後離職”與一口氣“清倉式”卸任已被視為基金經理或將“出走”的標準流程。

今年5月,中庚基金明星基金經理丘棟榮旗下兩隻在管產品增聘基金經理,離職傳聞再起;4月初,原圓信永豐基金“權益女將”範妍一口氣卸任旗下8只在管產品,隨後官宣加盟富國基金;2月,原萬家基金基金經理李文賓則因“個人原因”卸任旗下在管多隻基金產品,並加盟永贏基金。

而從基金公司披露的公告信息來看,在離任或離職原因描述上,各基金公司說法不一,包括:個人原因、工作調整、內部調整、業務調整等。其中,“個人原因”為大多數基金經理卸任產品時的主要原因。

“降薪潮或是主因。此外,在當前市場調整的背景下,投研考核要求收緊,部分基金經理也面臨產品業績的壓力。”一位公募業內人士指出,未來基金經理“出走”的現象或仍將持續,而公募同業將依舊是基金經理流動的主要方向,畢竟“奔私”的門檻高、挑戰大。

另從出現基金經理變更的產品類型來看,儘管債券基金、貨幣基金也有所涉及,但主動權益類基金(其中包括普通股票型基金、偏股混合型基金、靈活配置型基金,下同)仍佔據較大比例。據Wind數據統計,出現基金經理變更的產品數量共1983只,主動權益類基金占比達30.26%;出現基金經理離任的產品數量為1028只,主動權益類基金占比達34.13%。

那麼,在面臨管理主動權益類基金的基金經理離任或增聘時,持有人該選擇繼續持有,還是及時離場?

業內人士的建議是,“基金經理變更,一般有三種情況,‘老帶新’、業績不達標被迫停職以及因個人原因主動離職。如果是‘老帶新’,一般是為了培養新人,當然也需要考慮資深基金經理未來離職的可能性,同時也可以給新任基金經理3至6個月的考察期;因業績考核不達標而導致基金經理換人,對持有人而言是好事;如果是個人原因主動離職,則需要綜合以上兩點去考慮,倘若繼任基金經理的投資管理經驗相對較淺,不利於產品投資業績的延續性,投資者可以考慮贖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