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曆史上的首次 現任總統兒子被定罪

亨特·拜登 亨特·拜登
5月20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拍攝的亨特·拜登(前左) 5月20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拍攝的亨特·拜登(前左)

一場前所未有的風暴席捲了白宮的寧靜,美國總統喬·拜登的兒子,現年54歲的亨特·拜登,在父親的政治舞台上點燃了一場驚人的“後院火災”。當地時間6月11日,美國特拉華州由12人組成的陪審團裁定,亨特·拜登在2018年購買槍支時隱瞞其吸毒實情,並作為吸毒者非法持有槍支,其受到的三項指控均有罪,亨特·拜登成為了美國史上首位遭定罪的在任總統子女,他可能面臨最高25年的監禁和75萬美元的罰款。這在美國政治史上無疑是一次史無前例的裁決,標誌著拜登家族第一次面對司法的嚴峻考驗。

在兒子被定有罪後,拜登隨即發表聲明表示,雖然對這個結果感到很遺憾,但他尊重陪審團的決定,尊重法律,在亨特·拜登上訴過程中,將繼續尊重司法程序,不會對其予以赦免。

罪名全部成立 拜登兒子創曆史

當地時間6月11日,美國特拉華州聯邦法院陪審團的12名成員經過三小時討論,一致裁定總統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三項聯邦槍支重罪指控成立:涉嫌在購槍時向槍支經銷商撒謊,填寫申請表時隱瞞吸毒曆史,並非法持有槍支11天。這是美國現任總統子女首次被裁定有罪。

作為拜登的小兒子,也是他第一段婚姻中唯一活著的子嗣,亨特·拜登有著長期吸毒和酗酒的曆史。2018年10月,亨特在美國政府授權的槍支零售商購買了一把柯爾特“眼鏡蛇王”手槍。當被要求填寫美國菸酒火器和爆炸物管理局(ATF)規定的表格文件時,他在“是否吸毒”一欄中勾選了“否”,表明自己當時“既沒有吸毒也沒有吸毒成癮”。亨特當時的女友,也是其哥哥的遺孀哈莉在車中發現了這把槍。她自述,出於“對亨特精神狀況的擔憂”,將這把槍扔進雜貨店前的垃圾桶。隨後,一名收集廢品的男子在翻找垃圾桶時發現了這把槍。而在10日的總結陳述中,檢察官說亨特在購買槍支前的數年里一直使用藥物,並且在購買槍支後“持續使用了數月”這種藥物。但亨特的法律團隊強調,在他購買槍支的那個月,沒有目擊者可以證明實際的藥物使用情況。據報導,亨特可能面臨最高25年的監禁和75萬美元的罰款,對這一案件的宣判可能將於10月中旬進行。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第一夫人、亨特的繼母吉爾·拜登一直抽空出席庭審,表達對家族成員的支持。“靠上帝的恩典,康複是可能的,我很幸運能夠每天都體驗到這份禮物。”亨特表示,自己“更感謝家人的愛和支持”,而非“對裁決結果感到失望”。

兒子被判有罪 拜登表示“尊重法律”

由於亨特的三項罪名都是聯邦指控,美國總統拜登有權隨時赦免他的兒子或為其減刑,但拜登卻在第一時間發表聲明,接受此案的結果,並“在亨特考慮上訴的過程中,將繼續尊重司法程序”。拜登還在聲明中稱為亨特“感到自豪”:“正如我上週所說,我是總統,但也是一位父親。吉爾和我愛我們的兒子,我們為今天的他感到自豪。很多家庭都有親人與毒癮作鬥爭,看到自己愛的人走出困境,在康複過程中如此堅強和堅韌,他們都能理解這種自豪感。就像我上週說的,我將接受此案的結果,並在亨特考慮上訴期間繼續尊重司法程序。吉爾和我將永遠在亨特和我們的家人身邊,給他們愛和支持。沒有什麼能改變這一點。”

令拜登可能會有一些尷尬的是,按照日程他在當日安排了一場公開演講,主題就是他的政府在促進美國槍支安全方面的成績,特別是“減少犯罪、防止槍支落入危險之手”,他還呼籲採取更多行動來抑製全美範圍的槍支暴力。

據美國CNN報導,拜登11日晚些時候臨時修改行程,回到特拉華州威爾明頓市見兒子,並在機場與亨特擁抱,並陪伴其他家庭成員。之後他定於12日啟程前往意大利出席七國集團領導人峰會。

在本案中,多位拜登家族的成員站上證人席,不斷被挖出令拜登蒙羞的細節。即便是本案告一段落,還有另一個案子等著亨特·拜登和整個拜登家族。根據日程,今年9月洛杉磯法院將開庭審理亨特·拜登逃稅140萬美元的9項指控,預期庭審過程中將再一次揭示他當年奢華、病態的生活模式。

拜登正參加2024總統大選,其對手、美國前總統特朗普也對亨特被裁定重罪指控成立一事做出回應。特朗普發表聲明說:“這場審判的目的只不過是分散人們對拜登犯罪家族的真正罪行的注意力,該家族從烏克蘭等攫取了數千萬美元。狡詐的拜登對‘拜登家族犯罪帝國’的統治將在11月5日結束,拜登再也無法為了個人利益而出賣政府。”

拜登和特朗普 同日在倫敦籌款

另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同樣在12日,拜登和特朗普的競選團隊將分別在倫敦舉辦籌款活動。為拜登站台的是出生於英國的美國《時尚》雜誌主編安娜·溫圖爾,她今年3月在巴黎時裝週期間為拜登籌過款。

為特朗普站台的則是從澳州影視圈投身右翼政治遊說活動的女演員霍莉·瓦朗斯及其丈夫、英國地產大亨尼克·坎迪。特朗普兒子小唐納德·特朗普、英國強硬“脫歐派”政客奈傑爾·法拉奇和特朗普“可能的財政部長人選”斯科特·貝森特等人將出席活動。《金融時報》報導,這是特朗普在本屆競選中的首場海外籌款活動。倫敦之後,特朗普還要在美國矽谷和紐約再舉辦兩場籌款活動,以期縮小與拜登當前競選資金差距。

特朗普近期因“封口費”案遭定罪而成為美國史上首位遭遇刑事訴訟、受審且被裁定有罪的前總統。他同時也是另外三起刑訴被告,其部分競選籌款要用於支付司法訴訟費。

亨特遭定罪 幫助拜登贏得選民同情

雖然亨特繼特朗普之後也遭定罪,但一些專家12日告訴法新社,如果特朗普借此攻擊拜登,效果恐適得其反。

特朗普一直指責拜登和民主黨利用司法訴訟對他“政治迫害”,共和黨方面也藉機抨擊美國司法系統不公,遭“政治化”“武器化”。法新社稱,眼下亨特遭定罪,特朗普團隊很難爭辯說,美國司法系統在涉及特朗普的案子裡被“政治化”,在亨特的案子裡就是“完美運轉”。

另一方面,亨特獲罪可能對拜登競選產生複雜影響。亨特是拜登唯一在世的兒子,刑期尚未確定。這對年逾八旬的拜登來說,到底是件揪心事,可能分散拜登精力,並對拜登本人競選產生長期心理影響。

至於亨特獲罪是否影響選民對拜登支持率,說法不一。民主黨籍前總統貝拉克·奧巴馬的選舉策略師戴維·阿克塞爾羅德稱:“我不認為選民會因為兒子藥物成癮等不端品行而對拜登追責,但我認為真正的問題在於,這一事件帶給他及其家人的惡果。”布朗大學政治學教授溫迪·席勒指出,美國不少家庭都有像亨特這樣“惹麻煩”的子女,亨特遭定罪甚至可能幫助拜登贏得部分選民同情。

熱評

特朗普和亨特接連獲罪 背後的政治動機令人玩味

就在美國前任總統特朗普因“封口費”案被判有罪後不久,拜登的次子亨特·拜登也因槍支相關指控而接受刑事審判。這一連串的事件讓美國政壇陷入新一輪的動盪之中,令人不免對這背後的政治角力有所猜測。

亨特能夠在此時接受審判,與特朗普被定罪的時機如此巧合,顯然讓外界對其中的政治動機產生了猜忌。有分析人士認為,這有可能是共和黨在背後推動,試圖在大選前為拜登製造負面影響。畢竟發現亨特案件並及時對其提出訴訟的聯邦檢察官,是曾被特朗普提名進入最高法院的瑪麗蓮·諾雷卡。由此可見,共和黨力量確實存在一定的滲透。

從另一個層面來看,亨特及特朗普案相繼曝光也再次引發了對美國政治體制及司法公正性的質疑。兩人的案件幾乎在同一時間被推上了審判台,其中的政治動機令人玩味。有分析認為,這背後可能存在著共和黨和民主黨兩大陣營的相互殺傷。其中讓亨特接受審判很可能就是共和黨在背後推動,目的是給拜登製造麻煩,為即將到來的大選導向有利於自己的方向。

而在此之前,對付特朗普的“封口費”案則被認為是民主黨給予的一記“重拳”。兩大黨團夥反目成仇已是公開的秘密,難免讓人對美國政壇大佬們除了互掐互咬之外,還有什麼其他的建樹產生質疑。此外,即便特朗普和亨特兩人最終雙雙入獄,在美國這一憲政體制下,依然不會影響到他們的大選資格。這一規定可謂存在嚴重的法理缺陷,或許也將成為美國未來修憲的一個重點方向。

從這個角度來看,亨特和特朗普案背後所折射出來的,其實是美國政壇弊端的一個縮影。這裏存在著政黨之間的慣性對抗,甚至是互相拆台的態勢。而且美國政治家庭的權錢交織和家醜醜聞亦是不爭的事實,換言之即便最高領導人也未必是一塵不染的。

據新華社、央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