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鴻禕,被索賠1元

一張由AI生成的圖片,經過AI技術重繪後,成為了發佈會的素材。那麼,這究竟算不算“盜圖”呢?

全文2979字,閱讀約需6分鍾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羅亦丹 編輯 嶽彩周 校對 柳寶慶

6月6日,360進行了一場全網直播的AI新品發佈會,但兩天后就被AIGC創作者DynamicWang(以下簡稱“DW”)在社交平台上發文質疑“盜我模型生的原圖”。後經溝通,360方面對DW表示了歉意,但在賠償及確認版權歸屬上雙方目前仍存爭議。

6月12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採訪了事件雙方。360方面認為,其所展示的圖片並非對方原圖,對方要求的賠償方案“超出了我們認知的合理範疇”,並質疑DW自己原創繪圖模型所使用圖片訓練來源的版權正當性。而DW則告訴記者,自己訓練模型的圖片來源正規,同時發文稱賠償和道歉是前提,購買模型授權合作是後話,“賠償是針對侵權行為的賠償,而不是否認侵權。”當天下午,他在微博@周鴻禕表示,要求對方對侵權行為進行公開道歉,並賠償1元。

“這種情況比較複雜,應該區分對待。”6月12日,上海正策律師事務所董毅智律師告訴貝殼財經記者,“我個人認為通過算力生成的作品不是一種真正創作上的東西,不應具有版權意義上的保護,因為這樣的保護可能擴大了版權保護的範圍,容易不利於整個AI生成技術的發展。但同時也要看到,基礎邏輯是首先需要解決AI生成時的學習、抓取過程中這些作品是否應該受到保護,應如何保護的問題。然後再探討第二個層面,即AI作品被另一個AI作品侵權,如何進行保護。”

▲360發佈會上使用的圖片素材(左)與AIGC創作者DynamicWang2023年8月使用其原創大模型生成並發佈的圖片(右)

━━━━━

看“梗圖”看到自己作品 攝影師堅持維權

DW告訴貝殼財經記者,他是從興趣開始訓練AIGC模型的,“我自己是攝影師,很多作品都在Unsplash(一家無版權圖片網站)上,所以我訓練大模型有得天獨厚的優勢。”貝殼財經記者在國內AI繪畫模型分享社區LiblibAI上看到了他原創的大模型“AWPortrait”系列,截至6月12日,該款大模型已經更新至1.4版本,有6.1萬次下載,共計生成34萬次圖片。商業許可範圍則標註“不可出售生成圖片或用於商業目的”,“企業將模型用於商業用途,可聯繫平台諮詢模型商業授權”。

DW表示,他是在一張流傳於社交平台的“老周的AI發佈會和老黃的AI發佈會”對比梗圖上發現自己的圖片的。在這張梗圖里,360集團創始人周鴻禕在演示360AI瀏覽器“局部重繪”功能時,讓後台工作人員調用了一張女性古裝寫真圖片,並以“性感”為提示詞,框選了圖中女性的胸部讓AI進行重繪,結果被直播平台提醒可能“衣著不當”。DW一眼認出了這個女性古裝寫真圖片與自己大模型生成的圖片相似。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發現,DW在去年8月曾在小紅書等平台上發表了這張女性古裝寫真圖,而360發佈會上演示的圖片與DW此前發佈的圖片相比,女性的著裝、表情、發行、手部姿勢甚至背景的梅花都如出一轍,但在細節上仍有不少不同之處,例如所帶首飾、衣服的顏色和反光質感等。正因如此,梁誌輝表示“有模型作者說我們盜用原圖,原圖還是生成,一目瞭然。”

實際上,在6月8日DW首次曝出此事後,360方面曾與他有過接觸。根據DW提供的聊天記錄,360方面起初表示“發佈會的時候找了一張照片做示例,時間緊急沒來得及關注來源我們盡快補上商業授權採購”,“AI生圖版權問題對市場也是新問題”,並期待後續進一步合作。對此,DW表示他的訴求是“賠償+商業授權+公開道歉”,具體金額則“看貴司誠意”。

不過,雙方後來顯然並未談攏,360AI瀏覽器產品經理梁誌輝聲明,DW表示希望以10倍價格購買模型,並另行支付賠償費用,這個方案“超出了我們認知的合理範疇”,所以願意訴諸法律,他同時表示,“我想向DynamicWang討教,你用來訓練模型的圖片都有版權嗎?那麼模型的版權歸屬,模型生圖的版權歸屬,又如何界定呢?”

記者在DW的小紅書上看到,其大模型的商業授權價格有3499元或4499元兩種。對此,DW表示,小紅書上的價格非常低廉,“我說這個價格不是給你們的,賠償和道歉是前提,購買模型授權合作是後話,至於賠償你們360團隊自己內部去商量。”

6月12日16時41分,DW在微博上發文@周鴻禕稱,“貴司在6月6日的AI發佈會上,未經授權使用我的模型生成的圖片進行重繪、二度創作,並在公開場合發表使用,嚴重影響和侵犯了我的權益。我在這裏鄭重的要求您對於上述侵權行為進行公開道歉,並進行賠償,賠償金額1元RMB。”

而對於自己模型訓練集的版權問題,DW在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是一名職業攝影師,同時也在進行AIGC訓練,訓練的圖片的來源基本上是他自己的拍攝以及unsplash免費圖庫,另外也會向一些攝影師、寫真館採買。

━━━━━

AI作品究竟是否有版權?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雙方在爭執的過程中都提到了AIGC的版權問題。

DW在社交平台表示,發帖的目的是為了讓大家重視起AIGC相關的知識產權問題,也是為了讓相關公司重視和尊重AICG創作者的成果,請勿使用過激的言論去攻擊涉事的任何一方及個人,我所希望的是國內的AI生態能愈發健康。

梁誌輝則表示,版權不開放,AIGC很難發展起來。新技術帶來新問題真理越辯越明,希望通過公正公開的討論真正推動國內AIGC產業的發展進步。

而對於AIGC內容的版權問題,目前也仍然處於討論階段。如“AIGC圖片著作權侵權第一案”當事人、天元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昀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公開表示,雖然AWPortrait是開源模型,圖片是開源模型的展示圖片,但是模型開源,不意味著根據模型形成的圖片內容是免費使用的。他認為,參照北京互聯網法院的AI繪畫案件,只要涉事圖片被認定享有著作權,那麼任何第三方不應未經權利人許可自行使用,360現在的行為已經涉嫌侵犯圖片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而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知名知識產權法專家崔國斌則認為,AI開發者不能主張著作權保護的真正原因是,AI系統輸出作品的邊際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AI開發者實際上並不需要通過著作權法對AIGC提供版權保護來獲得激勵。代表性的AI開發者,比如開發ChatGPT大模型或Stable Diffusion繪畫軟件的商業主體,就主動放棄對AIGC尋求版權保護。如果著作權法支持AI開發者對AIGC內容的版權或類似保護的主張,會對生成式人工智能產業發展產生明顯的負面影響。在開發者對AIGC享有著作權的情況下,用戶對AIGC的利用就需要獲得開發者的許可。

“對於360此次圖片使用之爭,我希望該判例能夠形成一個國內相關的指導意見。落實到個體上,如何在現有法律框架下保護原創,尊重知識產權,同時又不影響人工智能行業發展,是一個非常難的課題。”董毅智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