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潘斌龍:能把不同的小人物展現給觀眾,也是件偉大的事

由張大鵬執導,張譯、潘斌龍等主演的電影《無價之寶》正在熱映,其密鑰已延長至2024年1月9日。片中,潘斌龍塑造了善良且有擔當的楊武,潘斌龍說這個角色讓他找回了屬於東北人的一種堅韌,他太喜歡電影中每一次表演、每一場戲,經過這部作品,他更加明確了對電影行業的喜愛。

潘斌龍。藝人供圖潘斌龍。藝人供圖

「潘斌龍是一個離星光很遠,離角色很近的演員。」章子怡曾這樣評價過演員潘斌龍,但這也正是這位不斷創造驚喜的「近角色」演員,總把小人物演得活靈活現的原因,因為他的精力都放在角色身上。《無名之輩》中為人憨厚老實又講義氣的李海根;《保你平安》中包容而又實在的王文學;《滿江紅》忠肝義膽的丁三旺……由潘斌龍塑造的角色儘管戲份不多,但都被他的表演賦予了特有的氣息,角色無論大小,都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

接下來,潘斌龍的待映單上還有與王俊凱合作的《野孩子》,與包巴爾合作的《動物園里有什麼?》,還有《冒牌特工》《第二十條》等。談及此,他語氣里充滿著期待,笑說自己大概正處於一個享受創作的最好的拚搏階段:「別的事我也幹不了(笑),表演這事我幹得還行,我也愛,同時還能收到觀眾的反饋,我很享受,也無比幸福。雖然我年齡比較大了,有些角色戲份也不多,但希望這些角色能讓導演和觀眾更熟悉我。只有他們看到了,才會給我更多可能性。」他說,在內心問過自己多次,自己一直明確的一點是——「我想要的就是好的表演,還是那句老話‘只有小演員,沒有小角色’。」

關於《無價之寶》

東北老家給潘斌龍注入了活力與底氣

《無價之寶》中的四五叔楊武,是潘斌龍愛到骨子裡的一個角色。在與石頭、芊芊組成的三口之家裡,好脾氣的四五叔幾乎擔起了母親的角色,他是石頭和芊芊的堅實後盾,源源不斷地給他們輸出愛意和暖意,他的幽默與電影中現實的殘酷沉重相碰撞,為電影注入了喜劇元素。他身上有著東北人的樂觀堅韌,生活再怎麼困頓也能堅持。楊武身上有很多屬於潘斌龍個人的性格特色,也正是因為他抓住了角色內核才能得以呈現。

潘斌龍飾演的四五叔幾乎擔起了母親的角色。

對潘斌龍來說,《無價之寶》是一塊讓他如魚得水的創作寶地,他能回到自己土生土長的環境中塑造與自己類似的人,這種感覺極度舒適:「我在東北這片土地生活了20多年,回到這個地方演一個我身邊常見的人。扮演楊武前,我寫過一個類似於人物小傳的東西,也回到家鄉瞭解真正如楊武一樣的人,體會這些人遇到一些事後會有怎樣的反應。這些都是鮮活的素材,也給我飾演角色注入了活力與底氣。」

東北家鄉給潘斌龍飾演角色注入了活力與底氣。

除了自己回到東北土地上縱情演戲,讓潘斌龍特別醉心於《無價之寶》的還有他與兄弟張譯的互相飆戲。戲里,潘斌龍和張譯是「沒頭腦」和「不高興」組合,親如兄弟又勝似家人;戲外,兩人也是相識幾十年的老友。從話劇《櫻桃園》到電影《過年好》《妖鈴鈴》《滿江紅》,潘斌龍和張譯雖然合作過多次,但角色關係和對手戲這麼密切的,《無價之寶》還是頭一回。「我們是從部隊建立起來的友誼,之後一起演話劇,聊天都是插科打諢,都會帶點小包袱,互相損,拍戲時也知道對方塑造角色的方式,根本不需要建立什麼默契,上來就演,上來就整。再加上我們會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對彼此的問題也直言不諱。在合作上溝通成本非常低,表演是沒有對錯的,你永遠都無法徹底成為這個角色,你只能朝角色方向努力,所以相互扶持著做到最接近角色的程度就行。」潘斌龍說。

關於演員潘斌龍

從出道到現在最大的初心就是演好角色

每次塑造了角色,潘斌龍最看重的就是觀眾的反饋。他直言並不是人人都會覺得他的表演好,坦誠自己也看到說「潘斌龍演得太一般了」的評論。這樣的反饋,他會難過一會兒,更多的則是把這些批評轉化為動力:「每個人衡量的尺度不一樣,也有不同的評判標準。從我的經歷來講,會相對理智地看待自己的問題。什麼地方好,什麼欠缺,我都會直面這些問題,也會不斷分析、總結自己的表演,對我來說,從出道到現在最大的初心就是演好角色,我一刻都沒有忘記過。」

回顧起來,潘斌龍的高光時刻要數綜藝《我就是演員3》中,他完成了從最初「不被期待」到最終拿到「總冠軍」的逆襲之路。在演藝圈摸爬滾打十多年,經歷過無人問津,也曾經為了生計什麼活都接,但潘斌龍從來沒想過要放棄做演員。到現在,他的表演事業跨越相聲、小品、影視劇、話劇等多個藝術門類,他飾演的各類角色總能給觀眾帶來一種接地氣的親切感,生動地演繹著塵世中的悲歡離合。

綜藝《我就是演員3》中潘斌龍的表演打動了很多人。

對角色和戲份,潘斌龍一直有自己的堅持和想法,他也知道「不想當將軍的士兵絕對不是好士兵」,他也有「戲份更多、角色更大」的野心。但他清楚自己在表演路上不是「想有什麼機會就會有」。既然如此不如踏實做好自己,通過小角色的累積,再一點點向大角色靠近。他希望觀眾每次看到潘斌龍的表演都是還不錯的:「角色有大小之分,但人和人之間是完全不同的,只要感受角色的生活以及他所處的境遇,抓住人物的靈魂,在有限的戲份里也能呈現出打動人心的角色,這是我一直相信並堅持的。」

潘斌龍也知道,現在的環境不如他剛出道時候那麼純粹,演員也會有票房號召力、流量、成績等「考核壓力」,對曝光量他看得清晰透徹,踏實拍戲,就是一個演員最好的歸屬:「我在拍《無名之輩》時候,饒曉誌導演跟我說一個電影演員還是需要保持神秘感的,如果觀眾過多瞭解你的生活狀態,會影響你所飾演角色的說服力。曾經有位老師也拋給我了一個靈魂拷問——‘你是想做明星還是想做演員?’我毫不猶豫地脫口而出‘演員’二字。‘紅不紅’當然是演員面對的現實問題,但我如果有更多機會塑造不同的角色,‘不紅’也是值得的,能不能一直演下去,才是我最重視的事情。」

潘斌龍,如果有更多機會塑造不同的角色,「不紅」也是值得的。

獨家對話

「讓角色重新靈動起來,就不擔心重覆」

新京報:不管角色大小,你所演的角色幾乎都不同,你是否特別在意角色重覆問題?

潘斌龍:比如我在《我就是演員3》演了五次爸爸,每個爸爸都不一樣,他們生活窘境、境遇不一樣,這些父親面臨的生活以及他們的前史都有很大區別,雖然身份似乎是一樣的,但抓住了每個父親的精髓,就不會雷同。

新京報:你的很多銀幕形象都屬於喜劇,你擔心這類角色會限制自己的戲路嗎?

潘斌龍:我沒考慮過這事,接到一個角色,我怎麼讓他靈動起來,角色能在我身上複活,這是更重要的。只要你有辦法讓角色重新靈動起來,他自然不會跟其他角色重覆,所以不需要有類似的擔心。

新京報:你演了很多家庭戲,導演總會給你安排一個漂亮老婆或是美女伴侶,有思考過為什麼嗎?

潘斌龍:要小人物嘛。更可能是因為我個人的形象作為前提,我長得比較「寒磣」(大笑),為了形成反差,那給我「配的」都是美女。

新京報:你想嘗試和自己差別大的角色嗎?似乎很難想像你成為反派。

潘斌龍:似乎沒有導演來找我演反派,其實我真的挺想演反派的,但也不知道我這忠厚老實的形象演的話觀眾能不能接受(笑),只希望若是真的演了,觀眾不罵我就行。這並不是說我在乎表演會留下什麼後果,只是我會在乎觀眾的認可度,如果他們罵我怎麼演得這麼壞,這對演員來說是種褒獎,能否成功塑造角色一定是最重要的。

新京報:觀眾什麼樣的反饋能給你帶來最大的共鳴?比如有些觀眾說「你演得太炸裂了」。

潘斌龍:以往對錶演認知沒有那麼清晰的時候,可能會有些小驕傲,這些評價對我來說是一種鼓勵和鞭策,因為每個人對錶演的認知是不同的,他們不會刻意評判,只是偶爾從純觀眾角度來做判斷。表揚你是覺得你的表演還行,其實有些情緒戲很多人都會,不存在有多炸裂。我能理解觀眾任何評價,但會理智地判斷、吸納。

新京報:你在這個圈子裡總是真實地做自己,保持這一點難嗎?

潘斌龍:我這人可能不會來假的吧,假了,我就會尷尬,做人一定要真誠。我倒是覺得自己挺適合這個圈子的,隨和的人應該適合各個行業,讓大家見笑了。

新京報:你的角色將很多市井小人物演得出彩,這是你偏愛的角色類型?

潘斌龍:我的外形不能說是優勢,我自認為我的外形是欠缺的(笑),很多情況也讓我變得只能演小人物,不過也挺好,因為生活浪潮中每個人都是小人物,若是能把不同的小人物展現給觀眾,是一件無比偉大的事。

新京報:未來還會像現在這樣忙碌嗎?在表演上你還有什麼特別想達到的目標呢?

潘斌龍:我會,以前我說活到老,學到老;現在活到老,演到老。一直演是我的終身目標,能體驗不同的生活、人性,感受酸甜苦辣是挺幸運的事,每次我塑造了一個角色就覺得滿足,沒有遺憾。

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實習生 張霽

編輯 吳龍珍 校對 盧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