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田野間 考古北京城

    在有3000年建城史的北京學考古,會有怎樣的機會觸摸歲月留下的痕跡?

    一項名為「‘京’彩文化 青春綻放」行動計劃的「古都行」實踐,直接把首都高校一些考古系的大學生送到了考古田野調查的現場。

    首都師範大學2021級碩士研究生李超在一次「古都行」中意外發現了一件製作精美的石斧,十分難得。這次意外的經歷讓李超更堅定了自己的學術方向。

    以舊石器考古為研究方向的首師大碩士研究生苑曉亮在「古都行」中作為「臨時助手」參與了北京房山區早期遺址考古調查,和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館員王佳音一起定位了新的早期遺址,這也是那次田野調查中的重要成果。

    李超和苑曉亮的收穫正是北京市面向首都26所高校開展「‘京’彩文化 青春綻放」行動計劃(以下簡稱「行動計劃」)的初衷——充分發揮北京厚重的文化資源,促進首都高校人才培養和全國文化中心建設雙向互動、雙向賦能。

    行動計劃包括「信仰行」「紅色行」「古都行」「文藝行」等7個板塊,今年是行動計劃實施的第二年。其中,「古都行」旨在為北京高校學生參與文物研究、現場考古、博物館研學搭建平台,同時調動高校學生力量助力北京歷史文化遺產保護和傳播。

    王佳音已連續兩年帶著參與「古都行」的研究生進行田野調查,在她看來這也是一個教學相長的過程。

    每年3-5月、10-11月是考古田野調查最好的時節。王佳音負責的一個重點項目是房山區早期遺址考古調查,她介紹說,這個項目主要是對房山區內的拒馬河、大石河和小清河流域內的考古遺址進行再確認,並進一步發現新的遺址。

    房山區的考古工作開展年代較早,已發現發掘了一批自舊石器時代以來的重要遺址,建立起較完善的人類演化、文化發展和環境演變序列。尤其是近年來琉璃河的考古發現更是進一步明確了北京3000年的建城史。

    但不少遺址為早年調查發現,存在地理文化信息不詳、周邊環境變化較大的情況,北京市考古研究院2023年起對房山區早期遺址再次開展考古調查工作,參與「古都行」的學生正好有機會加入這項持續的調查。

    王佳音說,這樣的田野調查有3個特點,一是面積廣,需要調查者根據人類的活動規律,沿域內主要河流的流域進行全方位的踏查;二是時間跨度大,此次早期遺址調查主要關注舊石器時代至商周時期,但由於房山區戰國、漢代的遺址數量也十分豐富,所以調查時也會兼顧到漢代的遺存,時間跨度為數十萬年;三是調查要細之又細,需要在耕地、林地、地層中尋找遺物,不能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尤其舊石器晚期的打製石器,非常細小,很難發現,如果不細心就會錯過。」王佳音說,發現遺物後,還需要通過剖面和鑽探辨識遺物埋藏的地層,有的土質土色差異並不大,只有細緻觀察才能夠分辨。

    李超就是找到石斧的那位「幸運兒」。王佳音記得,那次調查是在去年4月,一開始並不順利,前幾天一無所獲,大家都有些沮喪。

    一天,調查組行進到一個山口,從地形上看,正好是河流拐彎處的一塊階地,按照人類活動的規律,可能會發現遺址。果然,在階地上的林地裡,調查組發現了大量陶片,這意味著有人類活動的痕跡。通過鑽探,調查組確認這裡應為一處未登記過的遺址。王佳音當時初步判斷,這可能是一片以春秋時期或者戰國早期為主的聚落遺址。

    「在北京地區,這一時期的發現不太多,所以大家都很興奮。」王佳音回憶說。

    田野調查有一定的專業門檻,「古都行」學生的加入壯大了王佳音的隊伍。在經過幾天的實踐後,她通常會讓學生作為小隊長帶著幾名技工單獨成為一支調查隊。那天,王佳音還在記錄這處新的遺址時,在附近的李超給她打來電話,請她趕緊過去看看自己的發現。

    王佳音趕到一看,是一枚磨製得特別精美的石斧,這算是田野調查中特別難得的發現,也是去年上半年王佳音團隊發現的最精美的一件石製品。

    考古田野調查並不總是有重大發現,但田野間的行走總有其獨特的魅力。看著考古節目長大的李靜,今年終於有機會在「古都行」中觸摸到時光留在地理空間里的痕跡。

    跟著王佳音進行田野調查的這段經歷,讓這名首師大的研一學生重新瞭解了書本里的知識。她說,學校里的知識都是模塊化的,青銅和玉石是不同的課程,陶片和石器分屬不同的年代,但在田野調查中,它們成了一個有機體。在廣袤的大地中,她必須調集自己全部的專業知識,快速進行整合,形成知識到現實的映射。在這個過程中,一種文化的自信也油然而生。

    對王佳音來說,「古都行」是一個教學相長的過程。她記得,去年上半年的調查發現的遺址時間偏晚,下半年她計劃重點搜尋早期的打製石器,於是專門選拔了舊石器考古方向的研究生參與調查。首師大研究生苑曉亮的加入也提速了王佳音團隊的工作進度——找到了不少早期的打製石器。

    去年下半年的田野調查中,王佳音的團隊在一處原先登記為戰國時期的遺址發現了不少打製石器,這意味著可以把這處遺址的年代往前推。「大約能到新石器時代中期。」王佳音說,相當於往前推了幾千年。

    和學生的討論,對王佳音也很有啟發。發現石器後,苑曉亮會提問,石料是哪裡來的?如果發現部分石器的石料與周邊的石料不一樣,而是來自於更遠的地區,那是不是意味著當時已存在交易、貿易,抑或意味著當時人類活動的範圍更大?

    即便很多時候田野調查一無所獲,王佳音也會跟學生分享說:「沒有發現,其實也是一種發現。」在王佳音看來,沒有人類遺存,可能意味著這個地方本身不適合人類居住;也可能意味著地貌環境的變遷使得人類遺存難以發現。只有綜合分析其背後的自然和人為原因,才能找到真正的分佈和埋藏規律,理解古人類的生存策略和土地利用模式。

    首師大2023級碩士研究生楊瀾說,跟著王佳音在田野調查中學到的對待發現的平常心,或許和找到一枚石器一樣重要。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劉世昕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4年06月13日 01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