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伏兵 水下「長城」——寫在中國海軍潛艇部隊成立70週年之際

  海軍某潛艇支隊任務潛艇完成任務後浮起返航(資料照片)。新華社發(茆琳攝)海軍某潛艇支隊任務潛艇完成任務後浮起返航(資料照片)。新華社發(茆琳攝)

  新華社北京6月18日電 題:深海伏兵 水下「長城」——寫在中國海軍潛艇部隊成立70週年之際

  黎雲、孫飛、孫魯明

  大連旅順口,一座由北洋水師始建的軍港里,一艘艘國產新型潛艇靜臥其中,伺機而動。

  1954年6月19日,中央軍委批準成立海軍獨立潛水艇大隊,人民海軍從此有了第一支潛艇部隊。

  海軍某潛艇支隊任務潛艇趕赴任務海域執行實戰化訓練(資料照片)。新華社發(董存金攝)海軍某潛艇支隊任務潛艇趕赴任務海域執行實戰化訓練(資料照片)。新華社發(董存金攝)

  那一年,距離中日甲午海戰恰好過去了整整一個甲子。

  70年來,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人民海軍潛艇部隊從白手起家到核常兼備,從近海防禦到遠海懾戰,鑄造了堅不可摧的水下鋼鐵「長城」。

艇行萬里不迷航

  6月,在海軍潛艇學院2024年春季新兵入伍訓練結業典禮上,一場跨越70多年的時空對話圍繞「忠誠」展開。兩位為海軍潛艇事業奮鬥一生的老人——92歲的慕恩盛和91歲的劉作根登上了主席台。

  1951年,近300名來自不同軍兵種、不同專業的優秀官兵,奔赴大連旅順口某基地,開始學習潛艇知識和技術,翻開了潛艇部隊從「0」到「1」的序篇。

  慕恩盛、劉作根就在其中。3年學習期滿,慕恩盛成為了潛艇部隊第一代魚雷兵,劉作根當了電工班長。

  海軍某潛艇支隊官兵進行損管滅火訓練(資料照片)。新華社發(茆琳攝)海軍某潛艇支隊官兵進行損管滅火訓練(資料照片)。新華社發(茆琳攝)

  「潛艇兵永遠聽黨的話,跟黨走!」慕恩盛與新兵們講述當年的故事。初創時期,潛艇事業從零起步,步履維艱。第一代潛艇兵的選拔極其嚴格。第一批入選潛艇學習隊的學員幾乎都是黨員和團員。

  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是確保潛艇能夠伏兵深海、一劍封喉的制勝密碼。從成立之日起,艇行萬里不迷航就是潛艇官兵一輩子的信仰。

  2014年,海軍372潛艇執行戰備遠航任務時遭遇「水下斷崖」重大險情,海上臨時黨委帶領全艇官兵在生死關頭臨危不懼、處變不驚,齊心協力、迎難而上,成功處置險情,圓滿完成任務,創造了世界潛艇史上的奇蹟。

  某年,被中央軍委授予「水下先鋒艇」榮譽稱號的某核潛艇奉命遠赴深海大洋執行重要任務,突遇緊迫局面,一時間險象環生。危急關頭,海上臨時黨委抱著必勝的信念嚴格執行上級命令,在極度困難情況下出色完成任務。

  深海之中,潛艇官兵用實際行動詮釋了「艇由我操縱,我聽黨指揮」的堅定信念,完成了一個又一個重大任務。

捨生忘死闖大洋

  2023年7月,桑治潤鵬從軍校畢業後分配到潛艇部隊。第一次遠航出發前,一名老班長提醒他:把自己的東西整理好,再給家人寫上幾句話。

  「剛開始我不理解,但老班長說這是出海的慣例。」桑治潤鵬回憶,「那一刻,突然明白了什麼是捨生忘死。」

  艇動三分險,生死一瞬間。複雜的水下環境、看不見的敵人、突發的危機險情都會對潛艇造成巨大威脅。然而,在潛艇官兵心中,「怕死不當潛艇兵」不僅是一句口號,更是一次次直面考驗時用行動作出的回答。

  「當時一切都是未知數,今天出海了,回不回得來,誰也不知道。」回憶起30多年前核潛艇首次組織深潛試驗,「水下先鋒艇」首任航海長範喜德說。

  潛得深,才伏得久。極限深潛是潛艇不得不闖的「鬼門關」,一著不慎,艇毀人亡。在艇體被壓得嘎嘎直響的緊張時刻,全體艇員鎮定自若、精準操作,一米一米地穩健下潛,創造了該型艇首次潛至極限深度的紀錄。

  一次遠海任務中,某核潛艇反應堆艙內突發蒸汽泄漏故障,時任機電長孟昭旭第一個進入輻射環境下作業,一鼓作氣排除了故障,但他的身體因此受到嚴重傷害。孟昭旭於45歲那年永遠倒下了。臨終前,孟昭旭說:「我選擇干核潛艇無怨無悔,死而無憾。」戰友們含淚追憶:他是在捨身「堵槍眼」。

  海軍某潛艇支隊官兵進行岸港損管堵漏訓練(資料照片)。新華社發(茆琳攝)海軍某潛艇支隊官兵進行岸港損管堵漏訓練(資料照片)。新華社發(茆琳攝)

  「鐵血艇長」蔡一清、「深海鐵漢」李洪海……環境在變、時代在變,但潛艇兵肩負的使命和心中的熱血從未改變。

  捨生忘死的精神,創造了一個個新的紀錄。

  1985年,潛艇部隊以90晝夜長航的輝煌壯舉,創造世界核潛艇長航時間新紀錄。1988年9月,潛艇部隊水下成功發射運載火箭,使我國成為繼美、蘇、英、法之後,世界上第5個擁有核潛艇水下發射運載火箭能力的國家,我國海基戰略防禦力量初步形成。

 勇挑重擔當拳頭

  在向海圖強的征程中,潛艇部隊作為人民海軍的「急先鋒」和「鐵拳頭」,勾勒出從無到有、從常到核、從小到大、從大到強的壯美航跡。

  隨著一艘艘新型潛艇的列裝,一個個首次、一個個第一、一項項新紀錄被不斷改寫、突破、延伸。

  海軍某潛艇支隊任務潛艇完成任務後返回港口(資料照片)。新華社發(茆琳攝)海軍某潛艇支隊任務潛艇完成任務後返回港口(資料照片)。新華社發(茆琳攝)

  潛艇攻擊力強但視距範圍有限,海軍某潛艇支隊張洪星帶領部隊與水面艦艇、航空兵協同作戰,提高潛艇快速識別目標、穩定跟蹤效率,在一次演習中成功突破封鎖區。

  全面過硬的水下尖兵,必須人人都過硬。某新型潛艇列裝海軍某潛艇支隊後,面對裝備代差,以範傑為代表的首艇艇員不信邪、不服軟,一年後幾乎能蒙著眼從艇艏摸到艇艉,完成上百個操作口令,被稱為「潛艇的活管路」。

  海軍某潛艇支隊任務潛艇組織艇員在艙底進行裝備線路檢修(資料照片)。新華社發(茆琳攝)海軍某潛艇支隊任務潛艇組織艇員在艙底進行裝備線路檢修(資料照片)。新華社發(茆琳攝)

  近年來,潛艇部隊常態參與中俄、中巴、中泰等雙多邊海上聯演,積極開展對外培訓、出訪等國際軍事交流活動,與各國海軍合作持續深化,航跡不斷延伸,既彰顯了大國力量,更向世界傳達出中國海軍維護世界和平與發展的堅定決心。

  海軍自主研製的一批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新技術裝備相繼入列並實踐運用,推動水下攻防作戰樣式加速轉型,潛艇部隊水下攻防綜合作戰能力大幅提升。

  海軍某潛艇支隊任務潛艇出航前進行備航備潛,艇員關閉水密門(資料照片)。新華社發(茆琳攝)海軍某潛艇支隊任務潛艇出航前進行備航備潛,艇員關閉水密門(資料照片)。新華社發(茆琳攝)

  隨著力量規模不斷髮展壯大,潛艇部隊戰訓方式發生根本性轉變,已成為應急應戰中堅力量。

  「你說你看不到我的軍旗航跡,我只能告訴你我是制勝霹靂……」潛艇部隊不斷提高海上威懾和實戰能力,默默守護著身後的萬家燈火。他們潛伏深海,一生鮮為人知,但永遠和勝利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