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向新技術新產業要發展新動能

    最近,「氫」裝上陣的江蘇張家港迎來好消息:當地企業江蘇國富氫能技術裝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富氫能」)已完成國內首個日產10噸氫液化系統關鍵裝備研發,年內將正式投產。這意味著「西氫東送」的運輸成本將大幅降低。產自華東的閥門正用於西北的油氣管道、「江蘇造」的船舶駛向各地……在經濟大省江蘇,傳統的製造業活力四射,一路向「新」。

    地處「群星」閃耀的長三角區域,江蘇培育並見證著不少製造業「明星」的誕生與成長,其中既有專注於細分賽道的「製造業單項冠軍示範企業」、專精特新企業,又有加速智能化轉型的傳統行業「常青樹」。

    「江蘇還注重中小企業的梯度培養,讓不同規模、類型,不同發展階段的企業階梯式發展。」日前,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蔡笑天在參與「高質量發展調研行」時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因地製宜是江蘇探索製造業發展的特色之一,「江蘇多地在產業結構佈局、創新生態培育、配套政策支持等方面具備各自特點與相應優勢」。

    因地製宜也是發展新質生產力的重要方法論。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江蘇被賦予「發展新質生產力的重要陣地」這一目標定位。這是繼去年「在高質量發展上繼續走在前列」後,江蘇又一次站上新起點——新的探索開始了。

    以城定產 聚「鏈」向「新」

    都說「十年磨一劍」,江蘇不少製造業重鎮驗證了其中的道理。國富氫能副總經理王朝,參與並見證了張家港氫能產業的發展。她記得,早在2012年,團隊就開始建設製氫加氫基礎設施、推進氫能技術研發應用、實施製氫示範項目,「起初國內沒什麼市場,車載儲氫瓶、車載供氫系統設備往往銷往海外」。

    而在彼時,製造業重鎮張家港也將目光望向氫能產業。得益於鋼鐵、化工等優勢產業的發展,這裏有較大規模的製氫能力,同時,氫燃料電池環節初創企業的增加,也為當地氫能源發展提供支撐。

    從需求端出發,2018年張家港市就明確提出對氫能產業創新中心、氫能源汽車、氫能基礎設施等5個方面進行扶持,強調加快氫能源的推廣應用,扶持氫能源產業做大做強。

    這也對應著國富氫能這家鏈主企業的成長軌跡:從交通端發力,解決氫燃料電池汽車等氫燃料電池交通領域的用氫需求,形成「製、儲、運、加、用」全產業鏈核心裝備的研發和製造,與此同時,將應用端延展至能源、工業領域,比如用氫冶金、煉化。

    「領先技術一定要與需求端相匹配,才能形成真正的產業。」作為公司氫能研究院院長,王朝直言領先技術也有「成長的煩惱」,她特別提到從技術突破轉向產業化需要聚起上下遊合力。

    一個明顯的例子是,如今在國富氫能高壓儲氫瓶的生產線上,沒有一台設備是國外進口的。「設備全來自我們與產業鏈上多級供應商的聯合開發,根據中國產品特色做定製化設備開發。」王朝說。

    在她看來,包括氫能裝備製造業在內,本地氫能產業的發展正是通過上下遊聯動、多領域融合,形成生態圈。連她本人也是從天然氣裝備領域轉型而來,「伴隨氫能行業的發展,很多(可再生能源領域的)同行有意願轉型,大家一起通過聯合技術研發,把產業鏈打通,把生態圈擴大」。

    用對資源「活」力無限

    以產業基礎為支撐,以需求為牽引,「富氫城市」張家港成長為「長三角氫走廊」的重要一站。60多公里往外,一座因京滬高鐵全線通車催生的高鐵新城,也在因地製宜地發展車路協同,以「智駕之城」的實力領跑全國。

    在蘇州相城區,長約4.9公里的南天成路分佈著智能駕駛領域相關企業超百家,涵蓋智能駕駛技術解決方案、整車、雷達等30餘個細分領域。

    這條路還是條「智慧」路,背後有一個「智囊團」。2023年10月,蘇州市智能網聯雲控平台啟用。這是「車路雲」一體化系統所描繪的中國方案在國內首次落地,也是國內首個城市級市區兩級體系下的雲控平台。基於雲控平台,車聯網企業可以共享豐富的測試服務,相關監管部門和運營單位也能得到車輛監管、態勢感知、運維運營等能力「加持」,形成安全認證、數據安全等保障體系。

    「全國有不少道路進行了智能化改造,但真正讓這條路跑起來的並不一定多。」幫助當地政府做智能網聯汽車產業生態運營的周肖虹是先導(蘇州)數字產業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

    在她看來,是企業對於智能網聯車輛測試、智駕技術驗證等方面的訴求,「找」到了相應的支持政策與配套服務。她提到去年12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蘇州市智能車聯網發展促進條例》,「為眾多產業上下遊企業排憂解難」。

    「我們這些天調研了(江蘇)許多企業,有不少是近10年成立的,在發展過程中得到了有針對性的政策支持。」蔡笑天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一方面,長三角區域內先進製造業集群加快開展,裝備製造、新一代信息技術等戰略性新興產業呈現集群集聚發展態勢,這有助於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分享產業集聚紅利,另一方面,蘇州、無錫等地也在踐行服務型政府方面出實招,持續培育優勢產業的全產業鏈生態。

    履新不久的一汽解放動力總成事業部黨委書記董亞洲分享了一個案例:當一家小體量的發動機零部件企業遇到「吃不飽」的情況時,無錫惠山區會幫該企業找到合適的發動機廠合作,同時匹配相應的政策。

    「入駐企業會發現這個產業鏈是‘活’的,後續能給它們帶來很多資源,包括未來的發展機遇等,資源被盤活了。」這位入職13年的北方人說,自己到無錫、惠山的第一感受是,沒什麼問題需要找到「領導」,「因為大部分的業務問題,基層的科室辦事員就幫我們解決了」。董亞洲介紹,未來,公司海外出口、新能源轉型項目,依然想落地惠山。

    據瞭解,位於無錫市的一汽錫柴惠山工廠是一汽解放動力總成事業部投資建成的重型車用發動機生產基地,建於2012年。2016年,該基地的「重型車用發動機智能製造項目」成為工信部智能製造試點示範項目。2023年,耗時近3年的解放動力奧威16L發動機建設項目竣工併成功投產,持續升級的智能製造工廠由此一路向「新」。

    傳統製造曆久彌「新」

    向新技術、新產業要發展新動能,江蘇加速向前。與此同時,為這片土地帶來榮耀的傳統行業也在步履不停。

    用無錫一棉紡織集團(以下簡稱「無錫一棉」)董事長蔡贇的話來說,紡織業橫跨基礎材料、化學分子、裝備製造等多個行業,雖然整個生產工序多年不變,「但是其裝備的科技含量變化巨大」。從產量上看,隨著設備精度的提高,一台細紗車的產量較20多年前已實現近5倍增長,「且大部分設備實現了國產化」。

    實際上,在紡織技術方面,這家擁抱智能製造的老廠在2005年就開發出300支棉紗,這是目前在世界範圍內量產的最細紗線規格。

    「面料支數數值越高,紗線越為纖細。如果把普通的32支純棉紗線比喻為刀削麵,那300支純棉紗線就是龍鬚面。」蔡贇解釋說,企業在追求極致工藝和產品的同時,可以發現設備與技術的不足,當研發突破了300支紡紗工藝,「再做200支棉紗,量產就更容易,可以更好地滿足消費者對優質產品的需要」。

    但這位紡織專業出身的無錫一棉老員工坦言,工廠智能化轉型曾一度被技術所困,「許多設備無法實現互聯互通」。

    轉機來自於近年來我國大數據、5G、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的發展和應用。「老設備也能被實時監測。」蔡贇告訴記者,自動化檢測大幅減少了無效勞動。同時,AR視覺系統「火眼金睛」,「機器通過學習,能自動分辨織物破損、油汙等不同狀態疵點」。

    他提到傳統產業的共性特點:利潤率相對不高,還有許多固定資產,設備很難兩三年就更新換代。「新增產能可以選擇建設全新的自動化智能工廠,但更要關注現有生產設備的改造和提升。」蔡贇說。

    向智能系統要生產力也是眾多傳統製造企業的共識。好消息是,越來越多的江蘇製造正變得越來越「聰明」,開始於2022年的江蘇省製造業智能化改造數字化轉型三年行動計劃即將收官。截至2023年年底,江蘇累計實施「智改數轉網聯」改造項目約5萬個。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朱彩雲 見習記者 戴納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4年06月19日 01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