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給4000隻鳥當「爸爸」|直擊北京幼鳥救護

今年4月,《北京市陸生野生動物名錄(2024)》在愛鳥周啟動儀式上發佈。數據顯示,北京的野生鳥類已達到519種,近十年增加80餘種,北京已成為名副其實的「鳥天堂」。每年的5月至7月是北京鳥類繁育高峰期,新生幼鳥最需要「鳥媽媽」的嗬護。如果「鳥媽媽」恰巧不在身邊,誰來幫助它們?

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以下簡稱救護中心)有一群「鳥爸爸」。當幼鳥意外離巢或有生命危險時,他們會及時趕到,進行救護和喂養。等到幼鳥「翅膀硬了」,再把它們放歸大自然。這些「鳥爸爸」,就是救護中心的工作人員。

6月6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救護員許樹群正在給一隻右翅截斷的鳳頭蜂鷹喂食。

6月6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救護員許樹群正在給一隻右翅截斷的鳳頭蜂鷹喂食。

救護中心平均每年接收4000多隻鳥

「救助野生動物這項工作有一定的危險性,又比較辛苦,所以這裏男的比較多。」救護中心救護管理科飼養班班長趙景偉說。

只見他用小鑷子夾起一點食糜,正在喂他手心裡的「小肉球」。幾天前,救護中心接收了19只剛出殼的小麻雀。

5月24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一窩被救護中心接收的麻雀幼鳥。

5月24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飼養班班長趙景偉用小鑷子夾取食物喂養一隻剛出生幾天的麻雀幼鳥。

趙景偉每天都會給它們製作「嬰兒輔食」:把牛肉、雞肉、雞蛋、胡蘿蔔、香蕉等食材攪成食糜,每天至少得喂七八次。「這和養小孩一樣,最重要的是得有耐性。」

6月6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飼養班班長趙景偉(藍色衣服)與獸醫王川正在取羊奶,羊奶可以給其他沒有媽媽的小動物喝。

5月24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飼養班班長趙景偉正為雛鳥們準備食物。

救護中心平均每年接收4000多隻鳥,放歸1700只左右。隨著大眾對野生動物保護的意識逐漸提高,每年的諮詢或求助電話數量達到了10000次以上。

5月24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飼養班班長趙景偉用觀蛋器觀察一枚鳥蛋。

5月24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飼養班班長趙景偉用小鑷子夾取食物喂養骨頂雞幼鳥。

救護中心科研宣教科副科長張亞瓊介紹:「幼鳥最好的照顧方一定是它的父母。比如那種剛出生的、帶小絨毛的,要儘量把它放回巢里或者流浪貓碰不到的地方,等待幼鳥父母的歸來。還有小鳥逐漸長大,需要出巢學飛,就會在地上蹦蹦跳跳的。市民可能會誤解它是從巢里掉下來的,其實它的父母可能就在樹上望著它。所以最好不要過多幹預,要給它一些空間。」

5月24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飼養班班長趙景偉正在觀察被救護的一群鷯哥。

6月6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兩隻在隔離籠舍休養的猛禽。

2023年11月22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一隻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白鷳。

經救治恢復健康的「鳥孩子」放歸大自然

這天一大早,救護員謝海生和楊宗波接到任務,要去順義區的兩個派出所接收被救鳥。救護中心共有救護員4名,他們兩人一組,輪流負責出外勤和接聽救助電話。」救護員謝海生說,「幼鳥孵化期和出巢期的工作量特別大,此前一天光電話就接了一百多個,兩輛車跑了十個點,一共接收了104隻鳥。」

救護員從市民家中救護撿到的疣鼻天鵝。 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供圖救護員從市民家中救護撿到的疣鼻天鵝。 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供圖

第一站是馬坡派出所,一隻受傷的白骨頂(一種秧雞科骨頂屬鳥類)被好心市民送到了這裏。謝海生第一時間對這隻白骨頂做了初步檢查,「下顎骨斷了,已經沒法進食。這種情況下,如果不及時救治它是堅持不了多久的。」第二站是牛欄山派出所,他們接收了一隻家燕幼鳥,它的整體狀態還不錯。

6月6日,馬坡派出所,救護員謝海生與楊宗波(右)給從民警處接收的傷鳥拍照留檔。

6月6日,馬坡派出所,救護隊員謝海生正在檢查鳥的傷勢。

6月6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獸醫王川給剛接收的家燕進行聽診。

在給民警開具野生動物接收證明後,兩位救護員一刻不停地趕回了救護中心。剛被接收的那隻白骨頂很快就躺在了手術台上。

6月6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獸醫給剛接收的白骨頂做身體檢查。

6月6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獸醫給白骨頂做身體檢查。

獸醫王川給白骨頂進行了初步體檢,發現它除了下顎骨骨折外,心衰也比較嚴重,呼吸困難,於是立刻給它進行了藥物、補液治療和傷口的包紮固定。王川還將根據白骨頂的病情變化製定後續治療方案,確保它得到及時有效的救治。

6月6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獸醫王川(左)和救護員許樹群給剛接收的白骨頂進行藥物治療。

6月6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剛被接到中心的白骨頂,經獸醫檢查後被安置在隔離籠舒奧尼。

在潮白河畔一處水坑邊,飼養班班長趙景偉把3個救護箱放在草地上。這天要放歸的是3只經救治已經恢復健康的水鳥,包括一隻夜鷺、一隻池鷺和一隻蒼鷺。趙景偉依次打開救護箱,鳥兒們飛出來,飛過水坑,在樹林里消失。

5月24日,潮白河畔,飼養班班長趙景偉正放歸一隻傷癒的蒼鷺。

看著這些恢復健康的「鳥孩子」們頭也不回地飛走,趙景偉顯得十分平靜。「孩子長大了就得學會放手,不可能永遠被大人護著。」

2023年11月22日,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飼養班班長趙景偉看著被救助的野生動物,露出了笑容。

記者 王遠征 攝影報導

記者 王遠征 文字報導

編輯 韓雙明 劉晶 張湘涓

校對 吳興發 付春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