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數學天才」柳智宇: 「人生每一步都算數,都是人生非常寶貴的財富」

來源:大皖新聞

大皖新聞訊俞敏洪說,北大出驚世駭俗的人,師弟柳智宇是其中一個。

2006年,18歲的柳智宇獲得國際奧賽滿分金牌,被保送至北京大學。大學畢業時,拿到了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全額獎學金。在眾人仰望的高光時刻,他卻轉身遁入空門,出家為僧。11年半後,下山還俗,投身心理學行業,而後結婚,並創辦了自己的公司。

有人為他扼腕歎息,有人怒其不爭,還有人質疑他進入商業賽道逐利。回首這些過往,柳智宇告訴大皖新聞記者,「人生每一步都算數,都是人生非常寶貴的財富」。

6月19日,北京,柳智宇接受大皖新聞記者專訪。6月19日,北京,柳智宇接受大皖新聞記者專訪。

「數學天才」上山出家

6月19日,北京,陽光熾熱。

在一家茶室,大皖新聞記者見到了柳智宇。他頭髮短、人平和、清瘦,和與剛下山時體重僅有90多斤相比,現在增重不少,已經達到了130斤左右。

柳智宇年少成名,俄羅斯高中數學競賽金牌、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金牌……他的成長之路被推至聚光燈下。殊不知,光環之下的少年經歷了常人難以想像的艱辛。

「高三那年,也是數學競賽最關鍵的一年。我眼睛出現嚴重問題,從原本一天能學習十幾個小時,到只能正常用眼一兩個小時。」柳智宇說,每天就是看書、做題。原本計算是他的強項,但後來眼睛的病痛使他無法承受大量的計算,很多時候只能在腦海里進行演算。他摸索了一套不用眼的解題方法,把圖形拆解為局部,記在腦子裡。即便如此,原本簡單的題目,完成起來仍異常痛苦,「數學看似是一條我該走的光明大道,卻讓我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的未來。」

2006年,18歲的柳智宇被保送至北京大學數學系,這時的他還有一個名號「北大數學天才」。

「除了數學這件事情,我還蠻有信心之外,18歲的我對人生、人際關係,對未來都有很多困惑、迷茫。」柳智宇說,在獲得國際奧賽金牌的時候,其實他正承受著身體的痛苦與內心的迷茫、孤獨。大學時,走上了一條成長與療愈的道路,從困頓的低谷中逐漸找到了方向。

2010年7月,大學畢業的柳智宇獲得了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全額獎學金。那天在家吃完晚餐,父母送柳智宇到武昌火車站。原本他將前往北京,然後登上飛往美國的飛機。但到了火車抵達北京後,他卻毅然選擇了另一條道路:上山出家。

「去修行,更適合我當時的生命狀態。」帶著周圍人的不解,柳智宇在寺廟開始了方外生活。他書寫佛學理論和文章,給幾十人的團體講課,參與編纂《南山律典校釋》並出版,出坡勞動……並在母親的推薦下,學習心理學課程。

「很多人問過我:有沒有為自己當年放棄麻省理工,放棄數學,選擇出家而感到後悔?我的答案是——從沒有過。」柳智宇說,那些都是別人眼中的道路和成功。從數學到佛學再到心理學,他追尋的是人生的智慧與大愛,這是一以貫之的。

脫下僧衣 回歸紅塵

2021年下半年,是柳智宇最徬徨的時候。「有半年的時間,我常常問自己到底什麼才是修行,什麼才是這個時代的修行方式?這是為眾生,也是為我自己。」那時,柳智宇思慮很多,不僅考慮對身心狀態及修行的影響,也擔心這樣的選擇會讓許多人對信仰失去信心。

在那段艱難抉擇的時光,他和身邊朋友、長輩認真討論。2022年1月30日,柳智宇決定脫下僧衣,回歸紅塵。

他投入到心理諮詢行業,併成為了一家老牌心理諮詢公司新部門合夥人,組建團隊開發和推廣心理學課程。

融入大眾的生活,柳智宇並沒有多少不適,反倒有一種超脫之感。他成為了中關村寫字樓里萬千上班族中的一員,必須學著理解自媒體時代的直播邏輯與大眾華語體系。

但是最初,在工作上,他有點不適應這樣快速的節奏和規模,身體也有些吃不消,睡眠不好。但他始終相信,最寶貴的資源是他內心的狀態。因此逐步調整節奏,在外在的要求和自己的身心狀態之間找到一個平衡。

「我發現過往所有磨難,都成為今日難得的經驗和養料。」如今,柳智宇已適應了高強度的腦力勞動,也學會了照顧自己的身心。

柳智宇柳智宇

創業艱難 九死一生

柳智宇告訴大皖新聞記者,2023年12月15日,他創辦了自己的公司。

正念禪修、接受心理諮詢、培訓心理諮詢師、開發推廣心理學課程……他每天被忙碌包圍,希望將心理學與傳統文化相結合,共同解決現代人的心理問題,並建立針對新手諮詢師的實操課程體系,培養心理學方面的人才。

「創業其實是九死一生的事情,輕則傾家蕩產,重則家破人亡。」柳智宇告訴大皖新聞記者,創業初期,他感到壓力很大,「最開始我們是做公益課程,全部免費。現在定價也比較低,只能慢慢提高。而且,往往大家對我會有比較高的期待,所以我和員工不得不付出很多,把服務做好。」

「這麼多人跟著我一起,我要把這事情撐起來。」柳智宇必須考慮現實,在曾經只追求更好惠利眾生的基礎上,還要肩負起團隊存活與壯大的責任,「人本身就有責任,如果完全沒有責任,就輕如塵埃沒有歸屬感。負重前行其實也可以享受人生,最重要的是瞭解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擅長的是什麼,走好自己的人生道路。」

半年過去,公司步入正軌,並實現了營收平衡,這讓柳智宇感到欣慰,「我們每個地方都在精打細算,連(集體)辦公場地都沒有,租金省下來很多。能少招一個人就少招,能自己幹就自己幹,現在已經站穩腳跟了。」

相信愛情 與愛同行

柳智宇結婚了!2023年底,他對外公佈了這個消息,再一次引起軒然大波。

「她活潑開朗、有愛心、溫柔、知分寸、有禮貌,和父母的關係也很健康,工作較為順利,心理成熟度高。我們三觀一致,有共同語言。」談起妻子,他難掩笑意,神態輕鬆。

「相信愛情嗎?」大皖新聞記者問他。「相信,因為我們彼此之間的關愛和嗬護是實實在在的。」柳智宇堅定地回答。

婚姻給他帶來很大的改變。「以前我生活粗糙,比如原來在出家的時候,好幾次臉都幹得脫皮,我就擦點凡士林,但後來凡士林也不管用了,從來也不懂要護膚。」柳智宇說,和妻子在一起後,生活變得細緻,養成了許多好的生活習慣。

柳智宇從小不喜歡吃肉,還俗後的他一直保持吃素的習慣。妻子給他做素食美味,工作上也給予很多幫助,比如整理文稿、審核拍攝的影片等。他們一起誦經、坐禪、散步、無話不談。

他從小很有同情心,對眾生的悲憫,貫穿著他的生命歷程。小時候柳智宇對蚊蟲「敬而遠之」,哪怕被蚊蟲叮咬,也不忍「殺生」;高中時看國際新聞,還會為戰爭中死難的人們落淚。但是這些事情,他不與父母交流。

柳智宇感慨,遇到妻子後,他從未感受過有人這樣全心、全方位地理解和支持他所有的想法和感受。他所有的喜悅與痛苦都可以與她分享。而過去他總是以自我為中心,現在也不斷學習和修煉如何去愛與照顧另外一個人。

「愛情和婚姻,首先一點是人的需要相互滿足,相互關心照顧,真誠很重要。第二個就是多溝通。我們有時候也有一些分歧或者吵架,但基本上一天之內就能夠化解。」柳智宇說。

年少成名,放棄麻省理工學院選擇皈依佛門,下山還俗、創業、結婚,對柳智宇來說,榮譽帶來了掌聲和鮮花,也伴隨著世俗的眼光與蜚語。2024年1月,他寫了一本書《人生每一步都算數》,展現生命中的每個階段、每段故事、每張面孔。

回過頭來,如何看待這些人生經歷?柳智宇告訴大皖新聞記者,「人生每一步都算數,走過來經歷過,都是人生非常寶貴的財富」。

6月19日,大皖新聞記者與柳智宇對話6月19日,大皖新聞記者與柳智宇對話

大皖新聞記者對話柳智宇:

大皖新聞:很多人稱你是「數學天才」,你對學習焦慮過嗎?

柳智宇:小時候焦慮過。我小學數學也就是中等水平,會粗心也會做錯,字還寫得不好。剛上初一時很受挫,語文和英語經常考得不理想。所以,對我來說恰好在數學上有一些天賦,也很熱愛,數學就成了一段時間里我的一個精神支柱。而且,由這一門學科開始,我的整個人生、性格都不一樣了。

所以,我覺得教育對一部分人來說是不公平的,因為它的要求是一刀切,沒有照顧到各種各樣不同人的特質、風格、學習方法等。我看到現在教育這麼卷,有時候會特別難受,也會感到一種很深的無力感。但是人生是你自己走出來的,別人給你的定義不代表真正的你。

大皖新聞:如果用一個字或者詞來形容數學,你會想到什麼?

柳智宇:一個詞可能形容不了。我覺得有兩部分,第一是不變之美。那種變化之中的不變是很神奇的,比如三角形之和就是180度;第二點就是抽像之力。數學是用一些比較抽像而簡單的符號代表世界上紛繁複雜的事情。透過現象看本質,其實對我們解決很多問題,包括人生的問題都是很有幫助的。

大皖新聞:還保留著國際奧賽金牌嗎,現在看和當年拿在手裡有什麼不一樣的心情?

柳智宇:其實當時也並沒有特別開心。面對整個人生的考試來說,即便是國際奧數競賽也只是一個小case,就是你拿到了金牌,也不能保證這一生就很成功很幸福。

大皖新聞:如果現在回到 18 歲,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是什麼?

柳智宇:18歲的我其實蠻困惑的,對人生、人際關係、對自己的未來都很迷茫。現在我都走過這些了,如果重新回到 18 歲,會繼續去做當時在做的事情,但是讓身心更放鬆一些,不要那麼拚,保護眼睛。另外,提前多看一些心理學和國學方面的書。

大皖新聞:對現在年青人,包括高考生和畢業生,你有沒有什麼建議給他們?

柳智宇:我想說人生的幸福從來就不是一次考試決定的,重要的是你自己的成長。你的每一次努力付出,留下的汗水,每一個挑燈夜讀的夜晚,都會成為你人生中的一筆重要財富,都會為你人生增添光彩。所以人生每一步都算數,也希望大家能夠面向更廣闊的未來,穩步前行。

大皖新聞:不管是否願意,你都是在聚光燈下,有鮮花掌聲,也會有批評和質疑,你怎麼看待這些評價?

柳智宇: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孔子說,丘也幸,苟有過,人必知之。處在聚光燈下也有它的好處,就是你有任何問題,是沒辦法掩藏的,身邊人都會告訴你。所以,我覺得這也對我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大皖新聞記者 魏鑫鑫 朱慶玲/文 殷子昂/圖    實習生  唐雪玲

編輯  張思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