鋰電池概念股全線大漲,產業復甦或已初現曙光

7月11日,鋰電池全產業鏈走強。萬得鋰電池指數漲4.35%,容百科技(688005.SH)漲11.70%,盛新鋰能(002240.SZ)漲10.03%,逾二十隻指數成分股漲幅超5%。

近期A股上市公司進入中報預告密集披露期。雖然包括上遊鋰礦龍頭在內的多家企業尚未止住業績下滑的形勢,但也不乏復甦信號。蔚藍鋰芯(002245.SZ)預計上半年業績增長將超過280%,公司表示隨著海外客戶去庫存基本結束,相關採購逐漸恢復。排產數據同樣顯示,7月多個輔材環節排產出現顯著增長。

6月下旬,工信部對《鋰離子電池行業規範條件》和《鋰離子電池行業規範公告管理辦法》進行了修訂,明確提出引導企業減少單純擴大產能的製造項目,加強技術創新、提高產品質量、降低生產成本。

市場回暖與政策引導規範之下,鋰電產業能率先進入復甦通道嗎?

中報預告陸續出爐,出清尚未結束

上遊鋰礦板塊,多家頭部企業均已披露預告。

盛新鋰能7月10日晚間公告稱,預計2024年上半年歸母淨利潤出現虧損,虧損區間在1.3億至1.9億元。

「鋰礦雙雄」也均在日前披露了中報預告,天齊鋰業(002466.SZ)預計上半年虧損55.3億元至48.8億元,贛鋒鋰業(002460.SZ)預計上半年虧損7.6億元至12.5億元。

貝殼財經記者關注到,鋰電產業鏈整體的降價均被上述鋰礦企業列為影響利潤的主要因素之一,今年以來碳酸鋰現貨價格幾乎始終維持在10萬元/噸的水位震盪,直接衝擊企業銷售價格與毛利率,即使在銷量增長的情況下也無法轉化為利潤。

不過就各家企業而言,影響業績的具體因素也有所差別。

在中報預告中,天齊鋰業表示,公司鋰精礦定價機制與鋰化工產品銷售定價機制存在時間週期的錯配影響,導致經營業績出現階段性虧損。換言之,即天齊鋰業在鋰價尚位於高點時採購的鋰精礦仍有待消耗完畢。公司表示,上半年隨著從泰利森新採購的低價鋰精礦逐步入庫及對現有鋰精礦庫存的逐步消化,公司各生產基地的化學級鋰精礦出庫成本逐步貼近最新採購價格,鋰精礦定價機制的階段性錯配也逐步減弱,公司2024年第二季度虧損環比減少。

影響天齊鋰業業績的另一重因素來自其聯營公司智利化工礦業公司(簡稱「SQM」)。根據機構測算,SQM 2024年半年度業績預計將同比大幅下降,因此天齊鋰業在報告期確認的對該聯營公司的投資收益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

有從事鋰資源交易的貿易商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按天齊鋰業鋰礦生產成本計算,其鋰產品銷售業務仍有相對不錯的盈利空間,出現虧損更大概率是受到其他業務影響。

贛鋒鋰業則在中報預告中另外提到了上半年公司持有的金融資產Pilbara Minerals Limited(PLS)股價下跌,產生較大的公允價值變動損失。

上遊原材料環節之外,部分輔材商也披露了業績預告,多數依然為預降。負極材料龍頭之一杉杉股份(600884.SH)預計上半年實現歸母淨利潤 1500萬元到2250萬元,同比降幅高達約98%。公司表示核心業務負極材料和偏光片業務受所屬行業景氣度變化影響,淨利潤均同比下降。

產業現回暖信號,有形的手加強引導

最受關注的電池環節,寧德時代等頭部企業尚未披露預告。小型動力電池的主要供應商蔚藍鋰芯預計上半年實現歸母淨利潤1.45億元至1.75億元,同比增長248.14%至320.17%。

「鋰電池業務經營情況的改善是業績變動的重要原因。」蔚藍鋰芯表示,2024年上半年,鋰電池業務隨著海外客戶去庫存基本結束,相關採購逐漸恢復,公司獲取訂單規模增加。同時,公司大力拓展智能出行等其他客戶,鋰電池業務呈現同比增長態勢。同時,LED業務經營情況也逐步向好,從上年同期的虧損狀態轉為開始盈利。

排產數據同樣顯示,隨著下半年主要終端之一新能源汽車的旺季臨近,產業已出現復甦的信號。高工鋰電產業研究所公佈數據顯示,7月份國內鋰電池排產環比基本持平,電解液、負極、隔膜排產環比增長近30%。

儲能市場的發展同樣有望帶動對鋰電池的需求。浙商證券日前研報提出,當前鋰電價格觸及底部,配儲經濟性逐漸顯現,海內外需求開始釋放。

除了市場需求的動態調節外,有形的手同樣在近期加強了對行業的規範與引導。

6月19日,工信部公告稱對《鋰離子電池行業規範條件》和《鋰離子電池行業規範公告管理辦法》進行了修訂。上述文件被認為是鋰電池行業的實質性準入門檻,繼2015年發佈後,工信部分別在2018年、2021年組織了修訂,此次為第三次修訂。

此次修訂的《規範條件》中明確提出,引導企業減少單純擴大產能的製造項目,加強技術創新、提高產品質量、降低生產成本。相較2021年版本,修訂版本對鋰電池行業的技術進步和產品質量提升提出更高要求,並對電池能量密度、功率密度、循環壽命等性能指標,及正極材料、負極材料、隔膜、電解液等一階材料能效指標設定了更為嚴格的標準。在產能佈局上,新版本體現出「一升一降」的思路,即提高新進產能門檻,避免低水平重復產能建設。此外,還新增了鋰離子電池碳足跡核算內容。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朱玥怡

編輯 嶽彩周

校對 柳寶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