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長官出席立法會互動交流答問會 (三)(附短片)

行政長官李家超今日(六月十三日)上午出席立法會「行政長官互動交流答問會」,第二節以「弘揚中華文化 推動文旅融合」為議題。以下是第二節的開場發言及互動交流答問內容:
 
行政長官:主席,第二節的主題是「弘揚中華文化 推動文旅融合」。今年四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求是》雜誌發表了《加強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文章。文中指出,須加強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支持、扶持和傳承,「要增強文化自信」,「讓文物和文化遺產活起來」,「營造傳承中華文明的濃厚社會氛圍」,在「博物館交流等方面開展務實合作」等。

政府在今年四月成立了弘揚中華文化辦公室,宣揚和推動 中華文化和歷史。為促進文化交流與合作,特區過去先後舉辦了 亞洲文化合作論壇、博物館高峰論壇、香港國際文化高峰論壇等。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的參觀人次亦已超過200萬。

香港有480個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包括太平清醮、舞火龍、 粵劇等。政府亦不斷推動文旅融合,舉辦具特色的文化、古蹟、創意及綠色旅遊項目,包括「設計#香港地」、「城市景昔」和行山徑改善計劃等;又推出「文化古蹟本地遊鼓勵計劃」、「本地特色旅遊鼓勵計劃」、「創意‧深度遊」行程設計比賽等,獲獎路線涵蓋禁區探秘、海洋深度遊、潮流文化、漫遊香港唐樓及香港都市傳說等主題。旅發局(香港旅遊發展局)正不斷創新,把傳統文化和非遺元素與旅遊聯繫起來,例如五月的無人機表演,就揉合了太平清醮花牌及巨型平安包等元素,最近亦有無人機表演是關於端午節的龍舟。

香港特區可如何再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文化推廣、深度旅遊、特色旅遊?如何可以更好融合文化和旅遊資源,體現「以文塑旅、以旅彰文」、「香港無處不旅遊」的理念?

我期待聽取議員的意見及提問,並與大家互動交流。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張欣宇議員。

張欣宇議員:多謝主席,多謝特首。在推動文化及旅遊方面,我想分享交通文化亦是一種香港特色。早前,在一些香港的交通活動當中,我亦留意到有不少大灣區的「交通迷」特意來香港參加我們的活動。另一方面,交通配套一定是推動整個香港作為一個文化旅遊城市的發展基礎,所以我認為香港應該把握一些機遇進一步提升我們的交通配套,尤其是跨境交通配套。在鐵路方面,未來洪水橋/前海鐵路很快進入一個新階段,同一時間在洪水橋南面,我們亦規劃了鐵路會經過欣澳;既然來到欣澳,我真的很希望建議將它跟機鐵駁通,令將來深圳、前海,甚至東莞等的遊客可以很方便經鐵路來到香港國際機場和大嶼山,這對香港提升文化旅遊方面的競爭力都會有跨代式的助力,而機場本身亦有「機場城市」的規劃,可以成為一個很重要的目的地。特首,我是一個技術人,在技術和營運方面,亦做了一些前期功課,初步來看有較高的可行性。反的來說,如果現在我們不去做一些規劃、做一些預留的話,將來再想去做其實會很困難,所以希望有機會可以與政府團隊詳細介紹這方面的建議和技術分析,希望特首可以考慮這個建議。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劉業強議員。

劉業強議員:特首你好。主席,在疫後時代,相比傳統旅遊模式,城市的深度遊變得更受歡迎。香港具有豐富文化底蘊,有條件為旅客提供沉浸式的文化旅遊體驗。政府在三月推出「同鄉文化推廣計劃」,為同鄉社團提供撥款,舉辦推廣家鄉文化的活動。事實上,新界亦有不少地區,例如屏山鄧氏宗祠、錦田文物徑,以及有傳統客家文化的荔枝窩村等,具備潛力成為推動文旅融合的載體,有助弘揚中華文化。我想問政府會否考慮向鄉事會(鄉事委員會)提供撥款以推廣這些鄉郊文藝活動?與此同時,當局會否大規模向海內外旅客宣傳這些文旅景點?甚至可串連起相關景點,建立文旅走廊以增加對旅客的吸引力?謝謝。

行政長官:我聽多一位議員發言,主席。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陳勇議員。

陳勇議員:多謝主席,亦多謝特首。我很認同特首所說,宏揚中華文化,推動文旅融合。習主席說,加快建設旅遊強國、服務美好生活、促進經濟發展、構築精神家園、展示中國形象、增進文明互鑑。夏寶龍主任亦提出「無處不旅遊」。特首你在《施政報告》亦提及,用活動帶動人氣,用人氣帶動財氣,所以我建議發展「藍、綠、紅、金、古」,五光十色、多元的文旅融合,就是香港的「無處不旅遊」,譬如是五光十色:以抗戰歷史為主線的紅色旅遊;以海洋、海港、離島環境為主題的藍色旅遊文旅;郊野公園的綠色生態;還有金融發展、黃金購買等金色之旅,還有很多顏色。這方面我想建議並想問,一直推動經濟發展,還有古色古香,古色代表甚麼?有故宮、有歷史沉澱,有一些古色旅遊。多元結合在一起,只靠一個局,可能未必足夠,可能不只是「無處不旅遊」,而且是「無局不旅遊」,旅遊不單只是旅遊這麼簡單,是多元文旅,拼我們的經濟,開創更多經濟潛力,惠及民生。想問一問特首,接下來會否推動所有部門、局長,大家攜手合作,發掘更多特色、多元顏色路線,力拼經濟,令我們更上一層樓?多謝特首。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好,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三位議員都提出,在我們創造旅遊價值方面,如何大力推動。我看到大家真的很用心去共建香港,非常感謝,這跟政府每個官員都是一致。

首先,我很認同應該發展香港的優勢去推動旅遊。機場的優勢,大家都很認同,我不需要在此多說。多年來,空運的貨運量是首屈一指;五小時航程所覆蓋的城市人口佔世界一半,所以如何利用好機場幫助發展旅遊,我是很認同。至於如何將機鐵接駁到其他鐵路,概念上一定支持,可行性一定要認真研究。多謝張議員提及這方面,我會很認真,我們的同事——其實亦已多次研究——亦會繼續在這方面努力研究,我當然希望所有「任督二脈」都能打通,那就最好。

第二,劉議員和陳議員都提及,我們不同的路線要融合起來。我非常多謝大家提出這個問題。我多次談及,政府肯定有很重要的角色,責無旁貸,更重要的就是業界、社會各界、行業操作者、旅遊從業員、旅遊營運者,甚至我們在旅遊路線的配套。因為政府是「搭台」、「寫劇本」,演好這場戲,一定是所有演員。寫劇本或導演,或會有人幫忙,而演員往往是陣容龐大,每個人都要參與。政府當然要做好自己角色,所以我們做很多推動旅遊的項目創造人氣。人氣必須變為財氣,財氣要靠社會的商業人才、作業者。政府是官員,我不准官員從商,因為從商的智慧一定在民間,我亦很相信各位的智慧。

剛才提及不同的建議,例如在鄉郊,我們一些有多年歷史的地點,如何設計路線,我們有推動計劃。剛才說的特色旅遊,我們都說,得獎的涉及不同範疇、具吸引力的;城市旅遊會有,甚至我剛才在發言中提及的,針對一些唐樓的也有。真真正正甚麼才有吸引力,作業者、營運者是最了解,因為你們會溝通,當然政府的旅遊事務署、旅遊事務專員等,一定會和大家共同努力,但每個人都要發揮力量,所以剛才提到,如果有需要政府資助的,要視乎項目。另外,在民間,我覺得新界有很多具吸引力的特色,如果能凝聚力量,在某個地方發展一個很吸引的「城」或「古都」,這些都可以。我們的圍村文化很好,盆菜亦很吸引,如何打造呢?,就需要「演戲」的那群人,我們當然會推動所有東西。所以資金方面,要視乎情況,如果需要投入大量計劃、資金,政府當然在政策上會幫助,但我認為一個家園需要每個分子參與,一起共建。

另外,剛才提到的令我聯想到,其實香港在推動文化藝術產業方面,最大的資源和能力就是我們的西九文化區。它有好的硬件,亦有很多內涵,如果在這方面發揮更多力量,帶動我們的文化體驗,甚至是產業、知識產權,都可以推動,所以這正是我們所說,可以帶動「以文塑旅,以旅彰文」等元素。我的意思是各方都要出力,我為甚麼提出這點呢?要求政府做得更多是對的,政府必須做得更多,但同樣來說,每個持份者都要做得更多,那麼香港就會強大起來。多謝大家。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陳永光議員。

陳永光議員:謝謝主席,特首早晨。夏寶龍主任早前提出了「無處不旅遊」,呼籲政府及民間充分發掘旅遊資源。近年,不少輿論指香港旅遊景點沒有新意,旅客亦趨向於深度遊。事實上,香港潛藏不少豐富旅遊資源。日前,民建聯提出發展中醫藥文化旅遊,將中醫藥文化加入旅遊元素,向來自海外及內地旅客展示,而位於香港中心樞紐、現時積極發展的郵輪碼頭一帶,正正提供了土壤,配合啟德體育園即將落成,以及未來着力發展的方艙用地,郵輪碼頭可以大有作為,發展中醫藥養生體驗中心。另外,香港擁有中醫藥文化古蹟景點、百年中藥老店、中藥品牌、中醫藥博物館等,因此我想請問特首,你會否考慮充分善用中醫藥文化資源,開創香港旅遊新一頁?謝謝。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田北辰議員。

田北辰議員:特首,新質生產力最近備受關注,我剛才手指不夠快來不及按按鈕,希望還有機會跟你交流一下。新質生產力簡單來說就是利用最新的科技提升及換取經濟產出的提高及推動新技術、新模式、新產業,融入綠色環保理念。一些綠色產業如新能源汽車、清潔能源,其實已變成新的經濟增長點。現在香港有很多綠色新技術幫我們全方位實踐環保,自動化膠樽回收機、「廚餘再生俠」等。但我認為很諷刺的是,我們一邊說新質生產力,但老實說政府另一方面連垃圾分類、廚餘回收也仍未做好,所以當推行垃圾收費,社會就有很多誤解。以我所知,很多人以為政府想納「人頭稅」,即棄置垃圾就要付費,但其實原意是想鼓勵源頭減廢,然後垃圾分類,如果做得好基本上不需要用膠袋,不需付費。有些人懶,(垃圾)混在一起棄置,就要付費,製造一個懲罰。對於政府選擇無限期擱置垃圾徵費,我感到失望,我希望政府重新考慮一個時間表,何時也好。第一年是適應期,不檢控,不罰錢,但會出警告信,還有免費派垃圾袋。現在說的問題,是香港210個公共屋邨,其實「廚餘再生俠」只是佔兩個車位,無理由很少公共屋邨有,我希望今年之內……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田北辰議員請你停止發言,這節是關於旅遊的。雖然你說自己在「新質生產力」那節未能提問,但你已經漂移到不知哪裏去,所以希望大家都遵守會議規則。行政長官,你想多聽一位……

行政長官:我想多聽一位議員。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郭偉强議員。

郭偉强議員:多謝主席。特首你好。談到「以文塑旅、以旅彰文」,其實坊間都有很多不同意見。昨天立法會討論時,有議員提出,香港作為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可否輪流邀請國家的非遺工藝來到香港展覽,令更多訪港外國人士不用穿州過省,就可以接觸到更加豐富、豐厚的中華文化。當然,我們亦要爭取舉辦更多國際文化藝術展覽來港展出,反過來亦吸引我們的國內同胞來港旅遊。此外,有一個例子:上海有一個稱為「建築可閱讀」的方案,將歷史和建築物融合。當然,由於方便自由行,它使用二維碼方式,讓自由行旅客在一些建築物自行掃碼,了解更多文化和建築背景,香港是否可以借鑑?另外,吸引旅遊需要有持續性,絕對不是一勞永逸的事情,而是不斷求進的事務,吸引旅客本身就要成為本地的一種文化,而文化載體就必然是人。香港「無處不旅遊」其實不限於打造景點或大搞盛事,相信培訓本地旅遊人才都十分重要。政府會否針對文旅產業制訂有關人才的培養體系?是否會探索跟更多高等院校,在產業和教育之間作出融合,令校企合作和工學結合的文旅人才培養成為一種新模式?因為內地都有攜程大學作為一種加強旅遊從業員的文化底蘊的培訓基地。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我聽了三位議員在不同領域的一些建議和問題。雖然我們已經不是在討論新質生產力,但我都想說,其實綠色經濟亦是我們應該發展的。推動環保的概念、做好回收配套、教育市民,讓大家都有環保意識,從而不但把環境保護得更好,亦可以發展綠色經濟。這是國家政策,也是我們的政策,因為我們希望做到在二○五○年香港達致(車輛)零排放。當中,很多是經過綠色經濟去推動,有關局和部門正在努力。

另外,有關利用不同元素推動文旅共融,我認同我們肯定很有優勢推廣中醫藥。我自己參加過內地一些旅行團,試過去不同地方把脈,為我介紹保健產品,最重要是認識中藥。學習和了解,從而感受、體會,比購物重要,我相信大家都是這樣認為。中醫藥體會,當然是我們其中一個優勢。我們甚至有一些建築物,譬如雷生春堂,既是有關中藥,亦是歷史建築,推廣起來就相輔相成,我是同意的。但我剛才說過,設計這些路線,政府沒有法律阻礙你去做,所以不用修改法律,只要大家投入,營運者設計一條這樣的路線,就要宣傳一下。

剛才聽的時候,包括剛才郭議員提及文創以及跟內地合作,引進一些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代表團體來港,我都很認同,但就令我聯想到宣傳的重要性。以前讀書時,我記得讀陶淵明的《桃花源記》,當中的世外桃源,漁夫迷路才能到達,離開後想再去,已經找不到,因為縱然是世外桃源,沒有人知道,是去不到的。我們的中藥也好,其他如此多特色——古色旅遊、藍綠旅遊——宣傳很重要,宣傳才知道香港是一個「桃花源」,但香港不是《桃花源記》,因為《桃花源記》寫的是一個隱世地方,我們要所有人都知道。我們打造香港成為不同方面的「桃花源」是非常正確,我們更要將香港不同的「桃花源」告訴給全部人知道。「桃花源」裏有多少桃花、大家平常如何生活,需要在座每一位一起創造路線。我的同事沒有大家那麼厲害,將路線和特點說出來,否則已經做了旅遊界的營運者,但我們有政策配合、有「搭台」作用、有推廣作用。當然架構上,我們有旅遊事務專員、有旅遊發展局,我的意思是大家都要一起做,所以剛才的意見全部都正確,我全部都支持,在資金、鼓勵計劃方面,全部支持大家。大家一起團結一致,向着這個目標邁進,我們一定有一個很輝煌的成績,能夠一起做到。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鄧飛議員。

鄧飛議員:多謝主席。特首,其他議員提出了很多很好的觀點和建議,總括而言,基本上就是「開門待客、願者自來」。我提出的建議就是鎖定內地被我們忽略的客源,簡單來說是內地中小學的師生。香港的師生北上交流考察,帶旺內地的旅行、帶旺內地的旅遊界,這是個不爭的事實,大家都耳熟能詳。但其實有否想過將內地的中小學師生帶來香港,鎖定一個交流考察。其實早在二○一六年年底,國家教育部等11個部門已經發出了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的意見,甚至更早於二○一四年七月時,內地已經發出了中小學學生赴境外研學旅行活動的指南,有這樣的政策,很可惜這個境外真的是指海外國家,似乎未有包括香港特區。如果香港有關部門,不論是文體旅、教育部門也好,去對接內地的文體旅、教育部門,尤其是對接各個省市的教育國際交流協會或教育國際交流服務中心,將內地的中小學生帶來香港,不要浪費我們的480個非遺項目,亦不浪費我們「一國兩制」的特色,包括國際東西方文化薈萃、紅色旅遊的景點,其實這個空間是非常大的,希望特首能夠考慮,多謝。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姚柏良議員。

姚柏良議員:多謝主席。特首,首先很感謝你對旅遊業發展的高度重視,當然我希望在特首心目中,要將理念進一步提升,把旅遊業作為一個戰略產業。何謂戰略產業?其實大家都知道,旅遊業不單只是一個經濟產業,亦是一個不同文化交流的互鑑、傳播文明、增進友誼、推動民間外交的重要橋樑,亦能提升我們軟實力的戰略性產業。在過去的討論裏,議會也好,整體社會也好,都討論了很多關於改善配套、增加景點,這是很重要的,改善配套、增加景點,只有更好,我們希望能夠做得更多。但在整個行業的運作方面,我希望特首要明白,其實旅行社的功能是作為一個推動將文旅融合的實際執行者,串連不同業界,可以說是將一些抽象概念落實為行程,亦可以將不同景點、不同產業串連在一起,令旅客留得更久、消費更多。酒店亦很重要,因為酒店是最近距離接觸旅客的場所,很多旅客都是透過酒店獲得不同的旅遊資訊,甚至過往參加一些「散拼團」,但受疫情打擊、去中介化的浪潮,這個產業鏈可以說是「散散哋」。在發展「團客」、深度遊方面來說,這是能夠將「散客」的人氣變財氣的一個方向。在此,我想問特首,政府有甚麼具體政策可以繼續支持,推動業界發展這個方向?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鄧議員和姚議員。首先,因為姚議員剛才提及的是一個較為高度和宏觀性的問題,在回應前,我想再聽聽,你想政府在哪個切入點,真正去做些甚麼?我是實事求是,要做實事的人,以你這麼多年經驗,還有多於一個行業的角度,切入點或着手點應該在哪裏?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姚柏良議員。

姚柏良議員:多謝特首。其實在旅遊業來說,現時最希望能夠做多些串連的工作,現時可以說是兩方面,一方面,政府在政策上如何推動,鼓勵不同產業、不同行業串連;另一方面,當然是我們自己行業之間,在市場上、操作上的串連。這方面,例如我們現時發展很多盛事經濟,推動很多盛事,但一些盛事,在政府有資助的情況下,如何能夠有些「加分位」,可以令主辦方與不同產業一起「打包」一些產品,令整個盛事的經濟效益能夠有所提升,這是其中一個方向。另一方面,過往我們比較忽略團遊,團遊方面,事實上,大家知道,香港本身的入境旅客主要以「散客」為主,「團客」的比例相當低,只有幾個百分比,如何將「散客」變成深度遊的團客,這方面,我覺得政府要支持我們業界,打造產品之餘,如何宣傳、推廣,還有將這些經我們努力打造的優質產品推廣給客人,這方面是需要政策的引導和支持。

另外,這段時間可能聽得比較多,是一個「雙向奔赴」的問題。「雙向奔赴」是一個戰略,過往大家都很重視入境遊,當然我們每一個都很重視入境遊,每個政府都很重視入境遊,但往往忽略了出境遊。「雙向奔赴」正正是一個出、入境遊同時重視的方向。我們現在與內地新增的自由行「個人遊」城市,如何共同推動「雙向奔赴」,完全是需要兩地政府和業界一起共同推進,希望政府能夠創造更多機會,讓業界能夠走出去,一起推動「雙向奔赴」。多謝特首。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我非常感謝鄧議員和姚議員,正正是我非常渴望聽到的實事求是的項目。理念,我相信大家一定是一致;口號,大家都懂,但如何真正去做成事,這是我永遠要求我的同事的,很多謝每位議員給予我的意見。鄧議員所說,內地研學如何可以南下,我是支持的,因為這些研學一定是互利共贏,除了交流外,更可認識香港,將來或有機會來港成為我們的人才,或在這裏投資、工作亦有可能,所以一定是好事,這個我們要推動。雖然現時應該有很多姊妹學校的聯繫,以我上次觀察的數字,好像有900多間學校已經有姊妹制度,找到大家的聯繫,而且通常是「一開三」,即是一間學校與三間學校有聯繫,這當然是有推進的地方,但「南下」這個建議,我覺得是值得推進的。

特別感謝姚議員,因為你很熟悉旅遊業。綜合來說,我的理解是,業界每個人都很專業、很有心、很有能力,政府的角色可能是在聯繫、網絡、組織方面,將他們凝聚在一起。另外是協助宣傳、推動,即是桃花源,但不是《桃花源記》般不讓人知道,而是要讓人知道,我是認同的。如何做得更好?永遠都是「沒有最好,只有更好」,這個要一起努力。但剛才受啟發的是將「散客」變成「團客」,你們可能已經有一些很成功的做法,我自己都經歷過,例如到某一個島嶼旅遊,我自己是「散客」,但酒店很多時會組織不同的人,譬如出海釣魚、潛泳等。這個概念我當然沒有姚議員般熟悉,但我明白這個方向,所以我們可以在這方面多交流。

其實舉行「行政長官立法會互動交流答問會」,不是說我現在可以解決大家的問題,問題存在這麼多天,當然要一直解決,但可以提升社會的注意度、關注度,凝聚方向性,這是重要的。這次很多謝大家提出的,我希望可以創造一個共識,每個人都在這方面創新、創造,團結一致,政府和業界真正齊心做好事,特別是剛才提出「雙向奔赴」這個字詞,我是很認同的,我們怎樣去互相奔越、互相奔馳,我覺得是很重要。在「雙向奔赴」中,如何與其他政府溝通,出入境時有甚麼計劃,這亦是很好的。多謝兩位議員的意見。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最後一位議員,陳振英議員。

陳振英議員:多謝主席。特首,其實剛才的環節我亦有按鈕,但我不會就剛才的主題發言,免得特首說我「漂移」。現時很多內地城市紛紛推出富有本地特色的沉浸式旅遊體驗項目,我們很多同事應該都去過,例如新疆博物館有沉浸式夜遊項目《千年之語》、西安的《長安十二時辰》主題沉浸式街景等,這些都說明現時新科技發展需要有一些參與感強、互動性高和體驗性好的沉浸式文旅,這才是我們旅遊市場的新竉。這種深度參與不單打破了傳統旅遊的觀光模式,而且提升了旅客的旅遊趣味性和記憶點。政府可否考慮將我們「東方之珠」的各種特色,通過一些沉浸式演藝劇目去展現給我們的遊客,例如,內地的《印象麗江》邀請一些著名導演執導,用了一年多時間把劇場設在海拔3 050米的玉龍雪山上。香港雖然沒有這麼高的山,但可以參照這個模式,邀請知名導演、藝術家,將宏揚本地文化精髓,譬如是粵曲項目、民族舞蹈、武術,甚至是剛才特首你提到的480個非遺項目融合在一起,借助先進科技,讓遊客可以感受到一些真實、生動的沉浸式演出,讓香港有一個新的旅遊新體驗,遊客來到一定會記得香港有一齣《印象香港》,場地可以考慮在我們的文娛新地標——西九,因為該處有很多種表演場地、展覽場所,應該可以滿足到有關需求。多謝。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這個問題,其實政府在我上任後都有探索,實際上亦曾經有一些有這類概念的人士來找我們。當然,好像剛才陳議員所說,有些涉及場地,有些涉及可行性。在我個人來說,最吸引的可能就是我們的維港。維港如何做沉浸式體驗?我曾與有關的概念提倡者討論,有些說找一個合適時段,從維多利亞港升起一些東西,這概念當然是震撼的,但可行性和實際如何在香港運作,是很大的挑戰。我提出了一些像剛才我對議員提的請求,看看他們有沒有方案可以解決這方面的問題,他們就沒有再回來找我。這說明了有很多概念是很好的,但實際可行性的確很難克服。
除了聽到剛才陳議員所說,西九是一個地方以外,還有沒有一些沉浸式體驗是有代表性,可以令人來過後,不單記得該個項目,還記得香港的代表性。不知道陳議員在這方面有沒有甚麼看法?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陳振英議員。

陳振英議員:我並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你問我有甚麼可以令其他來港的人士會記得香港,我只想起太平山。如果太平山頂可以做一個沉浸式劇場,我相信效果會是最好的,但具體方面,我建議請教馬逢國議員、霍啟剛議員,他們都是這方面的專家,我相信他們可以給予特首很多好的意見參考。多謝。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多謝陳議員。這的確是我們需要深思的,我覺得理念非常好,提出有些能代表香港的項目,任何一個遊客來到後,都認為是必看的。其實,文化體育及旅遊局都有類似的概念,用英文名會較容易解釋——一些signature的performance,這對香港很有代表性。當然,理念是對的,即是找到一個除了代表香港,還有吸引力,而且製作得好,這個就考智慧。我們在政策上一定支持,智慧方面,你可能較我們的官員靈活很多,但目標是一致。我們亦正與一些在這方面有創意的人士商討,但很多時政府做政策就是這樣,我形容過這是「十月懷胎」,當我們的嬰兒未出世,你不會知道我正懷胎,我不會離開家門,因為要安胎。所以,你不會知道我正在做這麼多工作,但我需要做。所以,大家多給意見,讓我們在這方面努力,最後能生產多些,讓我們見到活活潑潑的成果出來,好嗎?共同努力。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請你作總結發言。

(轉載自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新聞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