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全軍覆沒? 中國軟件行業遭遇“季度寒冬” | BUG

文 丨 新浪科技 周文猛

近些天,隨著國內軟件行業頭部公司一季報先後出爐,有關“中國軟件行業幾乎全軍覆沒”的討論快速出圈。

據統計,在今年一季度,中國軟件業的表現十分堪憂:

用友網絡營收17.49億元,虧損4.53億元;

金蝶營收29.8億元,利潤未出;

軟通動力營收54.49億元,虧損2.77億元;

浪潮軟件營收2.66億元,虧損3200萬元(實際虧損2859萬元);

科大訊飛營收36.46億元,虧損3億元……

多位曾就職於上述公司的軟件行業人士們,群情激奮。他們先後揭露軟件行業“靠喝酒吃飯”拿訂單等內幕。更有業內人士直接痛斥:“這些所謂的軟件行業公司如果立刻倒閉,才能夠利好中國整個行業軟件生態。”

新浪科技結合用友網絡和金蝶國際曆年財報統計發現,他們的銷售毛利率要遠低於國際水平。多重因素相綜合,最終導致了他們的業績慘淡。

多巨頭被痛斥“對IT業無貢獻”?

用友和金蝶等公司業績的下滑,讓業內以及曾經的客戶們怨聲載道。

無碼科技創始人、丁香園原CTO馮大輝以曾經用戶的身份公開痛斥道,“這個列表裡的公司,這麼多年,為整個IT行業貢獻了什麼?優秀經驗?開源方案?培養了優秀人才?”

他直言,這些企業壟斷了行業的軟件需求,然後轉包、外包,最後給需求方交付了一堆爛軟件、爛產品、爛功能,讓各個領域的用戶和公眾叫苦連天。“飲鴆止渴拿的項目,賺不到錢不正常嗎?”

在他看來,這些公司缺乏技術競爭力,“他們是產業里落後生產力的代表,只有他們被淘汰,軟件行業才會更繁榮”。

另有多名軟件行業人士認為:“國內軟件行業遭遇業績滑鐵盧,本質上還是專業能力的問題。”

其中一位人士結合自身經曆告訴新浪科技,他所在的企業信息化年預算達到億級,對於一個營收近千億的企業來說,信息化水平嚴重不能適應企業的需要,從數據的收集、分析以及對決策的支持系統都很不智能。所以需要軟件公司的“輔助”,但軟件提供企業對業務理解還是很表面化,很難深入理解業務的深層次邏輯,更不能通過系統實現對客戶需求、行業變化、項目動態、業財聯動的及時監控,“往往都是企業提什麼需求,他們就在某些點上滿足,對於企業決策只能起到數據支持的作用,起不到智能分析的價值”。

在先後使用過多家軟件巨頭的服務後,他總結道:“我們先對軟件公司充滿期待,最後發現實現不了自己的意圖,慢慢地付費意願也就低了”。

銷售毛利低於國際水平

那麼,上述人士的言論,是否具有充分的依據?

以美股Salesforce和Paycom等頭部軟件企業為例,這些廠商曆年毛利率長期位於70%以上,個別時期甚至高達85%。然而,相比於國外企業,即使作為國內最具代表性的頭部軟件企業之一,用友和金蝶的銷售毛利率,也遠低於國際水平。

據新浪科技結合用友網絡和金蝶國際曆年財報統計,2020-2023年間,用友網絡銷售毛利率分別為61.05%、61.25%、56.37%、50.73%,金蝶國際銷售毛利率分別為57.53%、58.29%、58.34%、59.15%,兩者均未達到國際優秀企業水平。其中,用友網絡的銷售毛利,更是呈現出逐年遞減狀態。

具體來看,在2020—2023年,用友網絡的銷售費用分別為15.37億元、20.27億元、22.35億元、27.43億元,其中2021年以來分別同比增長31.65%、10.26%、22.70%。同期,用友網絡曆年營收分別為85.28億元、89.32億元、92.62億元、97.96億元,同比增速分別為0.22%、4.73%、3.69%、5.77%。

這意味著,用友的銷售費用增長率要遠高於營收增速。

金蝶則是另一番“姿態”。在2020—2023年,金蝶國際銷售費用分別為14.25億元、17.41億元、20.27億元、23.20億元,分別同比增長3.7%、22.2%、16.4%、14.5%。同期,金蝶國際曆年營收分別為33.56億元、41.74億元、48.66億元、56.79億元,同比增長分別為0.93%、24.36%、16.57%、16.71%。雖然銷售費用增長率低於營收增速,但公司同樣連續四年處於虧損狀態,歸母淨利潤分別為-3.35億元、-3.02億元、-3.89億元及-2.01億元。

哪些因素導致業績慘淡?

有意思的是,在用友和金蝶銷售費用居高不下、淨利潤表現出現虧損的近四年間,兩家公司均喊出了雲化轉型的口號。但明顯的是,兩家公司轉型雲服務的努力,並沒有通過更加彈性自由、靈活訂閱的收入方式,改善公司的營收結構。

在與新浪科技溝通中,快牛雲科技創始人周海鵬總結道:“需求側本身能力還駕馭不了數字化,人才還需要升級。供給側本身很多時候半懂不懂,為了大單不顧一切,反過來傷害了客戶,加上現在甲方資金緊張。”這些因素的綜合,成為當下國內頭部軟件廠商業績慘淡的關鍵。

在他看來,從傳統軟件服務轉型雲服務的過程中,“IT廠商的研發需要重構,運營需要變化,營銷思路和團隊也需要作出調整,這些都意味著成本,而且還存在試錯成本,對於用友、金蝶這樣的巨型企業而言,著急不得,短期內想通過雲服務扭轉盈利模式並不容易。”

恒業資本管理合夥人、多家上市董事江一向新浪科技表示,“雲業務的轉型可能需要大量的前期投資,包括技術研發、市場推廣等,這會在短期內影響利潤。雲服務市場競爭激烈,新進入者可能以更低的價格或更靈活的服務模式吸引客戶,且規模大的成本結構更優成本更低,比如BAT;但客戶對於雲服務的接受程度和轉換速度可能不如預期,導致收入增長緩慢。”

在江一看來,一些頭部軟件公司可能因為長期形成的組織結構和流程,難以快速適應市場變化。“在快速變化的技術領域,如果公司不能持續創新,很容易被新興的競爭對手超越。”

有個更棘手的問題是,在眾多雲廠商先後開啟價格戰的情況下,誰又會留給傳統軟件廠商更多轉型適應的時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