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遙望科技被指向關聯方輸送利益 客戶為參股公司亦涉及前實控人

日前,遙望科技(002291.SZ)發佈公告稱,將延期至6月17日前回覆2023年年報問詢函。據瞭解,深交所之前要求公司於5月31日前進行回覆。而後,公司又將回覆日期延期至6月7日。

據瞭解,深交所針對公司淨利潤大幅虧損,互聯網廣告業務毛利率同比下滑嚴重,以及是否存在通過虛增應收賬款掩蓋虛增收入或向關聯方輸送利益等情況發出問詢。

鈦媒體APP注意到,2023年公司在抖音投流23億元,結果卻是社交電商毛利率跌至-0.38%。同時,公司繼續對存貨、應收賬款和商譽等全方面計提減值,最終致使全年虧損10.5億元。另外,2021年公司定增募投項目進展緩慢,去年9月宣佈延期,而這些“閑置”的募集資金,被公司持續地用於“暫時”補流。

“巧妙”變更營收項目

2022年底,“借殼”星期六的遙望科技正式更名,但在此後第一年,公司卻交出一份負分答卷。2023年,公司營收47.77億元,同比增長22.48%;歸母淨利潤為-10.5億元,同比下降299.33%。2021—2022年,公司分別虧損7億元、2.65億元。對於三年連虧,深交所問及公司相關經營是否具有可持續性。

2023年,公司數字營銷業務占比超過91%,而該業務又細分為互聯網廣告投放、互聯網廣告代理、社交電商服務等業務。實際上,公司作為抖音頭部的廣告代理商和MCN機構,其業務很大程度依附在抖音平台投放流量。2023年,北京抖音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作為公司第一大供應商,對其採購金額為23.03億元,同比上漲135%,占公司年度採購總額比例高達53.87%,占公司總營收的比例也接近50%。

在2021年年報中,公司指出社交電商服務收入主要來自直播帶貨的商品佣金。在直播行業最熱鬧的時候,公司曾有超過六成收入都來自社交電商服務,毛利率約25%。但如今,即便公司在抖音平台投流23億元也難以挽救直播業務盈利能力的下滑。2023年,公司社交電商毛利率下滑24.19%,跌至-0.38%。對此,公司曾表示,為搶占抖音市場而降低社交電商推廣服務費,即商品佣金率,同時,簽約多位明星藝人採用的利潤分成模式又極大的拉高業務成本。

其實,隨著直播帶貨業務日漸式微,公司收入增長主要依靠傳統互聯網廣告業務。2022年,公司互聯網廣告投放業務和互聯網廣告代理業務營收分別為1.24億元、11.18億元,毛利率分別為27.99%、4.01%。

鈦媒體APP發現,在2023年年報中,公司卻突然變更了產品分類,不再按照互聯網廣告投放和代理的模式劃分。公司將數字營銷相關業務重新劃分為新媒體廣告、自營品牌和品牌經銷業務和社交電商業務,前兩項業務顯示金額較上年同期分別增長91.19%、408.56%。對於廣告業務毛利縮水但收入近乎翻倍的現象,交易所問及該業務收入構成中是否存在以總額法替代淨額法的情況。

對於更換營收項目劃分“美化”財務情況的質疑,公司存在“前科”。2019-2020年,公司子公司遊菜花進行合作遊戲推廣業務時僅作為相關業務代理人,按照會計準則,該類業務應按照淨額法確認收入,但公司按照總額法確認收入,最終導致公司多計營業收入和成本。今年2月,交易所也因此對公司及董事長等高管給予通報批評處分。

客戶為參股公司,亦涉及前實控人

2023年,公司計提各項資產減值損失為4.71億元,其中信用減值損失為3.38億元,資產減值損失為1.33億元。值得注意的是,2023年第四季度,公司計提信用減值損失為2.48億元,與前三季度的9038.35萬元相比,增長153%。如此來看,公司是否存在年底財務“大洗澡”的情形?實際上,交易所也曾質疑公司是否存在集中在第四季度計提信用減值。

截至2023年末,公司應收賬款15.2億元,已計提壞賬準備5.05億元。按欠款方歸集的期末餘額前五名的應收賬款期末餘額合計7.84億元,已累計計提壞賬準備3.64億元。對此,交易所懷疑應收賬款對應的交易的真實性,問及公司是否存在通過虛增應收賬款掩蓋虛增收入或向關聯方輸送利益的情況。

鈦媒體APP發現,拖欠公司錢款的企業有這三家(杭州宏臻、杭州泓華、杭州欣逸),其中應收賬款欠款最多的為杭州宏臻。需要說明的是,杭州宏臻為公司2019年設立的聯營企業,公司持有其40.5%的股權。

2021年開始,為了讓女鞋業務更輕,公司便委託上述公司代管和代銷自有品牌鞋類存貨。不過,杭州宏臻卻出現不合規的情況。例如,2022年底,杭州宏臻將還沒賣出去的鞋,對外聲稱已經賣出,結果導致公司少盤點存貨,出現虛增存貨的問題。因此,杭州宏臻需要賠償公司1.12億元。截至2023年末,公司仍有2214.47萬元賠償款尚未收到,該筆資金最終形成關聯方杭州宏臻對上市公司資金的非經營性佔用。

有行業人士對鈦媒體APP表示,上述存貨“賬實不符”可能存在利益輸送。比方說,A公司把貨賣給客戶,而客戶是A公司自己人所控製,然後遲遲不付款,導致A公司賬面上有越來越多的應收賬款,最後只能計提壞賬準備,確認損失。

另外,杭州宏臻、杭州泓華和杭州欣逸有同一個股東—佛山市南海區元麒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元麒投資”)。天眼查顯示,元麒投資與多家公司有相同的電話或者郵箱,而在這些公司里,有的公司實控人是公司的前實控人張澤民。

或許無法得知張澤民與上述三家公司疑似有關聯是不是影響其女鞋業務的銷售與回款,但有一些相似的手段,真實地在公司上演過。2020年,公司的子公司在不應該確認收入的情況下,確認收入,先掛賬應收賬款,後面又通過第三方正常支付貨款,到2021年和2022年,這些貨款又通過服務費的方式還給第三方。

靠“閑置募集資金”續命?

2021年9月,公司定增募資29.72億元,擬投向“YOWANT數字營銷雲平台建設”“社交電商生態圈建設”、“創新技術研究院建設”三個項目,及補充流動資金和償還銀行借款。

在募集資金到賬後,8億元補流資金很快使用完畢,但上述項目建設卻非常緩慢。據瞭解,上述項目原定於2023年9月達到預定可使用狀態,但到點之後進度卻遠不及預期,於是公司宣佈延期一年,即到2024年9月達成。截至2023年底,上述項目進展依然較慢,“YOWANT數字營銷雲平台建設”的進度只有33%,“社交電商生態圈建設項目”進度只有65.9%,“創新技術研究院建設項目”進度只有26.2%。如此來看,上述項目能否在9月達成尚未可知。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因為項目投入進度緩慢,公司持續將“閑置募集資金”用於補流。2023年9月15日,也即公司宣佈募投項目延期一年當天,公司擬使用不超過10億元“閑置募集資金”來“暫時”補充流動資金,占到彼時未使用募集資金總額的約八成,使用期限不超過12個月。而在此前一天,公司才歸還上一輪“暫時”補流募集資金(期限也是12個月)9.57億元。也就是說,公司才還回這筆錢,隔天轉手又“取”出來。

公司如此操作已不是頭一次。2021年10月,29億元定增資金剛到賬,原本規劃用於補流的8億元就迅速按計劃使用完畢,公司立刻宣佈再用不超10億元“閑置募集資金暫時補充流動資金”。12個月到期後(監管規定最長只能12個月),公司在2022年9月20日歸還,9月21日就無縫對接,公告“取出”。

而公司“閑置募集資金”通過輪番“續作”的方式持續補流背後,是其賬上資金並不寬裕,甚至可以說極度緊張。截至2023年末,公司貨幣資金8.05億元,短期借款8.59億元,加上其他各類應付款項,流動負債合計18.79億元。